【毕业时节】骊歌

By admin in 古典文学 on 2020年2月25日

看惯了四年的樱花突然要说再见了,明年的看花人还会是原来的面孔吗?在樱花大道上看到毕业生着素雅的民国时期校服在老斋舍前合影,心中无限感怀。刚刚进入大学各种社团的记忆还是很鲜活的,似乎还是昨天。但是花开花落之间,岁月就悄无声息地过去了。

策划|统筹:肖珊

每年此时,珞珈山的草木依旧郁郁青青,鉴湖水依旧光亮如镜,夏天依然是以前的夏天,还有飞鸟从云端划过,一切都是安静的,好像一点儿也没有改变的样子,然而又慢慢到了毕业分别唱骊歌的时候了。

执行:吴霜

还记得初来武大,那时的我们都是青涩的,没有太多的经历,对于未来尚且模模糊糊甚至迷茫的。然而在这里我们逐渐成长,告别青春,这个校园里承载了我们太多的喜怒哀乐,有遗憾,也有不舍。

撰文:庞慧欣、吴霜、蔡雅涵、秦方好、刘小婷、马白璐

一个已毕业了的师兄说离开学校最舍不得的就是新图书馆了,说你们要学着好好利用。他是那样一个理性的人,听他说这样的话之时颇有些意料之外。大概这是每个毕业生都会有的不能释怀的情愫吧。是啊,以前固执的时候心里想一定要快点离开这里,而怕是总要等到真正分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对它的依恋。无论你来自遥远的北方还是温暖的南方,无论你现在要去哪里,珞珈山永远是一个充满美好记忆的地方。

摄影:蔡雅涵、王志敏、梁玥、周璇、张娜

或许武大的每个学子在摸不着路的时候都受到过师兄师姐的无私帮助,指点。即使只是一句无心之语,你的生活就开始有了改变。如果我当时不认识那些师兄师姐,我想现在我也不在这所学校,生命又该是怎样的轨迹。想来你也一样。生活总是有太多的如果和假设,然后慢慢积累成了必然。每次看师兄师姐离开学校前合影的时候都是留下了灿烂的笑容。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四年后毕业的合影就成为以后彼此千山万水的想念,虽然好笑,但颇为唏嘘。

几年前,你背着行囊,来到珞珈山下。

有次和同学闲聊的时候眉飞色舞地说起某位风华绝代的老师,戏言二十年之后他还会站在武大的讲台上自顾自地讲授中国古典诗词和戏曲。我们都很喜欢那个老师的讲课方式,他是用那种真诚交流的方式讲古典文学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不过说完之后自己倒愣住了,二十年之后自己又在哪里呢?似乎总是怕未知,因为未知总是不可靠的。然而我们还是要一步步地走下去,不管曾经有过怎样的挫折和不如意,都不要轻言放弃,直到岁月将那些砂砾磨成剔透浑圆的珍珠。

站在牌坊前,你念着“国立武汉大学”,从这里出发。

每次送别师兄师姐,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地无法释怀。因为看着熟悉的人渐行渐远,最终我们也要离开。人生好多事情都是无法预料的,或许有些人在自己的生命中留下痕迹之后一别便是永远。

经过庄严的“六·一”纪念亭,踟蹰于波光粼粼的校园中心湖,迈向浪漫的樱花大道……这一路,一颗求学的心被快乐充满。

还记得初次来武大,初次在樱花盛开时节感受樱花和人海,初次听那首《樱花树下的家》,很多初次都是值得回味的,而正在拥有的时光都是值得珍惜的。在毕业季的时候,祝愿所有的师兄师姐都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春来秋往,几易寒暑。这个夏天,你穿上学位服,行囊渐渐被填满,装着珞珈的草木灵气,山色湖光。

“半个月亮珞珈那面爬上来,又是一年三月樱花开,这一别将是三年还是五载,明年花开你还来不来……”

穿过樱花大道,走过鲲鹏广场。

骊歌虽起,不说再见。

你站在牌坊前,默念“文法理工农医”,背着行囊,走向属于你的远方。

  

(稿件来源:武汉大学报第1278期 编辑:田业胜)

毕业文化衫,把美景和年华穿在身上

把挚爱的武大美景和在此度过的美好年华,穿在身上,印在心里,是多么浪漫的一件事。

城市设计学院举办设计文化节,其中的毕业文化衫设计比赛,用创意将珞珈之美凝聚在T恤上,送给与它共度多年春秋的学子。学校官方毕业文化衫从优秀作品中产生。

“我是第一次参赛,我的队友叶崴是第二次。设计文化节知名度比较高,感觉有一种情怀在里面,城设人毕业之前总要参加一次设计文化节的。”参赛选手孙舒宜说。

参赛作品用各种方式表达武大元素和爱校情感。孙舒宜介绍作品“半生缘”的设计理念:文化衫的正反面各有一个半圆图案,我们把“缘分”设计为图形“圆”,把它拆成两半,闺蜜、朋友、情侣一人穿一半,两个人拼起来,才是圆满的缘分。

叶崴补充道,她们设计的出发点是,什么样的文化衫能给毕业生创造更多的价值——穿着它时,要能感受到共鸣、感动和自豪。

“KIDS OF
WHU”组合的杜洋和包燕,将设计主题命名为“珞珈山的孩子”。“我们就像珞珈山哺育的孩子,在山上自由自在地奔跑和生长。把卡通小人画在武大标志性建筑上时,真的觉得小人像就是我们自己。”

最终,武汉大学2018毕业文化衫花落作品“十忆珞珈”,被制作、发放到全校毕业生手中。设计者陈曦睿、陈树林在作品介绍中写道:“看到它,你仿佛又看到了金秋服饰和辩论,看到了操场上激烈的球赛,看到了梅操的电影,看到了曾经在武大生活的自己。”

文学院毕业生何沁心拿到文化衫后,便欣赏起它的图案来:“图案用的是扁平化设计,图案间隙是武大的字样,旁边则是老图书馆、校车等熟悉元素。”文化衫背面的“I
was there”,激起了她的留念之情:“想到自己即将离开,有点感伤。”

经济与管理学院的王欣颖,穿着毕业文化衫在校园里拍照纪念,“这是我的大学毕业文化衫,穿上有一种毕业限定的感觉。”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叶崴除了参加学院的比赛外,还在自己的设计工作室“珞珈山民”推出了毕业文化衫系列。“Life
in
WHU”款把每天上课走过的路,校园熟悉的一草一木用图案串联起来,鲲鹏雕像、共享单车、樱花大道的路牌……点点滴滴的记忆碎片像走马灯一般回转,闪现的都是丰富多彩的生活和活力满满的自己;“校训”款则把“自强、弘毅、求是、拓新”端端正正地印在胸前。

“我一直觉得校训穿在身上是很酷的事情。”叶崴说,“在校时,它是勉励莘莘学子的口号;毕业后,它成为武大人引以为豪的暗号。将校训穿在身上,时刻以身为武大人为荣,铭记那些受它激励的日子,以后好长好长的路,有它相伴,无所惧怕。”

打卡100天,一个小小的告别仪式

“晒出你四年来得分最高的一门课”“在樱顶赏月、看星星”“漫步/骑车游东湖”……武汉大学官方微博举办“毕业打卡100天”的活动,给毕业生们布置了一系列小任务。

许多毕业生参与其中,他们晒出的“打卡”记录里,有这些画面:风雨夜色中,前往梅园小操场,再看一次露天电影;图书馆借阅记录截图,最后一次来图书馆的照片;答辩后,与同学在食堂吃“大餐”;写下对室友真挚感谢,“这个宿舍充满了我们的欢声笑语,能够遇见三个可爱善良的室友是我的幸运。”

电子信息学院的章玉婷坦言,一开始是冲着完成打卡的大礼包去的,但在过程中越来越感到离别的伤感,“毕业典礼完成最后一次打卡,就要和武大说再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