孵化器模式在华破产!创新工场两年前已转型

By admin in 故事寓言 on 2020年3月2日

  南方日报4月21日A16版讯对于很多人来说,创业孵化器或加速器已经不再是太过陌生的概念。2009年,李开复创办创新工场之后,越来越多顶着“创业孵化器”帽子的投资机构进入公众视野。豌豆荚、91手机助手、知乎等不少眼下已经拥有众多用户的创业企业及其产品,崛起的过程都与创业孵化器密不可分。  不过,在创新谷创始合伙人许洪波看来,目前绝大多数的孵化器是不合格的。正如他所领衔创办的创新谷选择落户广东一样,许洪波和他的创业伙伴们从商业模式到项目选择,都与北京等地的同行有着截然不同的“南派”风格。在他们看来,创新谷要做的是真正的创业孵化器,关注的是更接地气的创业项目。

太阳集团官网 1

创业孵化器方兴未艾

孵化器模式在华遇困

  “做创新谷之前,很多人都劝我,早期投资人、孵化器,都是非常苦逼的活儿,很难做好。”许洪波说,不少朋友建议他不如老老实实做VC,或跳去别的公司做高管。但爱折腾的许洪波还是决定:既然大家都说难做,那咱试试看?  企业孵化器是为创业初期企业提供资金、管理便利的机构,上世纪50年代发源于美国,并伴随着新技术产业革命的兴起而迅猛发展。如今,孵化器和加速器已经是硅谷创新创业生态系统中的重要一环。  孵化器为创业者提供早期创业所需要的环境、条件,辅导、帮助。美国硅谷的互联网启动,几乎百分之百地会进入孵化器公司开始最初的创业。正是因为有了孵化器与加速器,使得硅谷创业者的创业门槛大大降低,Google、ebay、dropbox等硅谷明星公司,大都“脱壳”于某个孵化器。  国内的孵化器已经有多年的历史。据《2013-2017中国企业孵化器产业深度调研与发展趋势分析报告》数据显示,每年都有新增企业孵化器。截至2010年底,我国企业孵化器已由2000年的164家发展到894家,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孵化器大国。  不过,国内的企业孵化器大多由各地政府、开发区、高校主导,对创业者的成长辅导相对薄弱。不少创业孵化器更是仅仅挂一个大牌子,吸引企业入驻后,依靠场租和政府补贴维持,更像是一个“二房东”。  早在2012年,创办了创新工场的李开复就公开表示,“孵化器”这名称本来挺好,但是当它普遍被做成“二房东”、“炮灰温室”后,创新工场只有和它划清界限。而许洪波对此的看法更为犀利——在他看来,国内创业加速及孵化机构形成一股风,但绝大多数都有问题。  也正是在这一年,带着创业与帮人创业的激情,许洪波与许洪波、肖旭,以及余波等人合伙在南方创办了我国最大的移动互联产业孵化器——创新谷,一头扎进了创业投资的圈子。

腾讯科技 雷建平 8月13日报道

立足广深的“南派”投资人

李开复和创新工场09年将创业孵化器概念带入大众视野,让原来带有神秘色彩的天使投资接地气,短短几年间,国内披着创业孵化器外衣的投资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不过,在成功孵化豌豆荚等项目后,创新工场已不再提内部孵化,而是将更多精力转向早期投资。

太阳集团官网,  “创新谷借鉴硅谷孵化、加速器的模式,完全通过分享创业者成功的价值来获得商业回报,因而最具帮助创业者取得成功的动力。”在创新谷的官方网站上,这家机构这样介绍自己。“‘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是创新谷秉承的风格。”  在国内的TMT行业,大多数人眼中的“中国硅谷”还是北京的中关村。但将“硅谷”和“实干”标榜为自身特质的创新谷,却将大本营选在了广东。对于这个选择,许洪波解释说是因为广州和深圳的创业氛围更实在。  “北京的创业成本很高,这让北方创业者的心态比较浮躁,频繁跳槽,获取人才的代价很高。”许洪波说,深圳的手机产量占据国内大半江山,广州拥有最活跃的移动互联网用户群,在打通软件和硬件上优势明显,“与硅谷一样,广州气候环境非常好,比北京更宜居和舒适,而且大学资源丰富,我认为越来越多的人会从北京回到南方来创业。”  许洪波是典型的学院派,早年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后相继取得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硕士学位、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商学院EMBA学位,2004年回国任华南理工大学广州中间件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开发了当时中国最领先的移动多媒体应用平台mJoy;2006年倡导发起了欧盟第六框架计划的重大科技创新项目——开源软件质量平台QualiPSo项目。  但他又自言是学院派中的创业实干派。早在1997年,许洪波就在Sun
Microsystems任产品经理,领导全球首个大型Java 应用服务器Net
Dynamics的产品研发工作,并负责在新西兰国家电信的实施。2008年,他下海创办广州欧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干脆直接做孵化器,与另三位合伙人一起创办了创新谷。

李开复对腾讯科技表示,当初选择内部孵化模式纯属无奈,09年创业者对创新工场处于观望态度,只能自己带创业项目。随着业务发展,早在2年前已放弃内部孵化模式,如今的创新工场是家致力于早期阶段投资并提供全方位创业培育的投资机构。

偏爱“小而美”的草根项目

与创新工场相比,更多孵化器还停留在挂个大牌子,扮演二房东角色,仅仅是向企业收取税收和租金。天使投资人、原华为互联网业务部总裁朱波曾公开放言:国内创业加速及孵化机构形成一股风,但95%以上有问题。

  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重镇中,广州深圳作为南派代表,素以低调务实的风格著称。而立足广深的“南派”创新谷,其所选中的孵化项目,也大多是极具草根气息,接地气的“小而美”项目。  和许多天使投资人普遍不看好大学生创业的态度相反,创新谷的投资项目里不少来自大学生创业团队。创新谷孵化的超级课程表、贴贴明信片等成功项目,都是大学生团队的“小而美”产品。  其中,被高校学生称为“交友蹭课神器”的校园社交软件超级课程表,创始人是一位90后的广州大学学生余佳文。截至去年10月,这款社交应用已经拥有超过500万用户,并完成了数千万元的B轮融资,由红杉资本领头,真格基金、联创策源和天使谷跟投。  “其实,很多东西创新可能是从大学开始,美国的大公司Facebook、Yahoo等都是从大学开始。”许洪波说,当创业者没有太多经验时,做项目最好像一根针一样扎某个点,不要求全贪大,站稳以后再把故事讲大,而超级课程表着眼的正是一个小切口,很符合他对项目的“审美观”。  据许洪波介绍,“创新谷”的投资金额范围一般为50万-500万元,控股一般在20%左右,最多不会超过30%,投资方向只锁定在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领域。除了提供免费的场地、网络等支持,创新谷针对不同创业阶段的团队设计了4种针对性的孵化模式。  其中“魔方计划”针对处于概念阶段的项目,入选项目获得为期3个月的专业孵化,创新谷提供15万的创业基金。“魔棒计划”针对处于已将概念演变成产品DEMO阶段的项目和团队,可获得为期6个月的专项孵化与50万-100万的创业基金。  而对于更成熟的项目,则有“魔力计划”和“魔术计划”。前者针对处于产品已研发完毕推向用户和市场阶段的项目,通过筛选将被纳入创新谷魔力计划进行为期12个月的专项孵化,使项目与最佳的推广平台资源对接,并提供100万-500万的创业基金。后者则针对已完成孵化的项目,由创新谷将为项目寻找和匹配最适合的A轮融资。  据创新谷CEO肖旭介绍,目前广州和深圳的创业基地已经可以同时支持60个项目的孵化。未来一年,创新谷将在全国六个城市开设分部,逐渐达到每年孵化培养200个团队的规模。“将创新谷打造成广大创业者实现梦想的大本营”。

UC
CEO俞永福则在私下交流中指出,创新工场已转型,孵化器模式在中国基本宣告失败,这不是模式问题,而是商业环境导致。中国互联网江湖一个企业要活下来,一定要是多面手。“小时候不能快速长大,你长到中期,就更长不大。因为越往后,面临的商业环境越恶劣。”

互联网分析人士谢文接受南都周刊采访时直言不讳指出,国内很多孵化器项目是拿着国家拨款的各级政府参与,其实是科技腐败,属于骗钱、乱花钱、贪污腐化,而且创业孵化器是广种薄收的事,前提是成功率很高,这也是所谓孵化器不能成功的根本原因。

那么,创业孵化器模式真是一种失败模式吗,是否真存在如此众多弊端,培育出来的企业是否又会如温室的花朵一样难以经历互联网江湖刀光剑影的绞杀?

创业孵化器马太效应明显 多数创业者成炮灰

今年初辞职的华为互联网业务总裁朱波已悄然涉足天使投资。朱波早在1996年就在美国创立了NeTrue通信公司并成功上市,回国后在北京创立的移动搜索引擎Cgogo,并于2008年加盟华为。不过,从华为离开后,朱波选择创办了一家类似创新工场的孵化器“创新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