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大建校60年:“科教报国”攀高峰

By admin in 大师随笔 on 2020年3月16日

秉承百年传统 拥抱世界人才

中科大的创立,被称为“我国教育史和科学史上的重大事件”。60年来,该校在量子信息、铁基超导、单分子化学等多个科研领域成为世界一流,以全国第一个少年班、第一个研究生院、第一个“100%自选专业”等引领高教改革之先,本科毕业生创造“千生一院士、七百硕博生”的全国高校最高比例。

——校长窦贤康在第五届国际学科交叉论坛开幕式上的讲话

这所新中国创立的大学何以迅速崛起?科大人说,“红专并进、科教报国”是激励一代代师生勇攀科教高峰的精神血脉和动力之源。

大家好,欢迎来自海外的学子们!

社会主义新型大学诞生:做红色科学家,攀科学高峰

我昨天晚上从北京回到武汉已经凌晨一点了,到校后又与人商议了一个工作,凌晨两点半才睡觉。虽然很辛苦,但我很高兴见到大家,很希望把今天的报告做得更好,希望更多的青年才俊能留在武大。这周我在北京参加2017年新晋院士在中央党校的培训,我觉得这个培训班对我非常有教育意义。培训班请了一些杰出科学家给我们讲述了当年他们怎样学成回国报效祖国的故事,和今天的主题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在报告正式开始前,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体会。

1958年9月20日,中科大在北京创立。开学典礼上,聂荣臻副总理指出中科大是一所“社会主义的新型大学”,校长郭沫若提出“红专并进、理实交融”的校训。

为什么我们欢迎大家到武汉大学来,实际上也是欢迎大家回到中国来。我们在座的大部分人是从中国走向世界的,现在我们衷心希望大家从世界回到中国!最近大家可能都看到过那张叙利亚驻联合国大使的照片,那种弱国的无奈,我确实感触很深,相信我们中国人应该都感触很深,因为我们中国也曾处在同样的位置。昨天在培训班上,中组部部长陈希同志说了一句非常有分量的话,他说打仗的时候,当双方实力存在一定差距时,实际上压力主要集中在军人身上;而现在,当历史把建设国家的责任交给我们这一代人时,面对激烈的国际科技竞争,我们科研人员就应该扛起这个责任和压力。我们老一代科学家,像23位“两弹一星”元勋,就是以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为己任。大家知道,当今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大学与大学之间的竞争,说到底都是人才的竞争。人才的好与坏、强与弱,从大的层面来讲,直接决定一个国家的未来;从小的层面来讲,决定了一所学校办的好坏。

“新”在何处?新在培养目标、育才理念、办学模式,学校41个专业全部围绕以“两弹一星”为核心的国家战略需求,针对的都是急需、薄弱、空白领域,体现出基础、交叉、尖端特征。

昨天我女儿搬家时,无意中把我在中国科技大学读书时获得最高等级奖——郭沫若奖学金时写的一段话翻了出来,里面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国家和科大待我不薄,我只有努力来回报国家和科大。”当年我在面临是否回国的选择时,中西方国家在各方面还有巨大差别,包括生活条件、科研条件等,但是我到现在都不后悔当时回国的选择。从上世纪90年代中叶到现在,中国经济与科技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回想起来,我自己人生的二十多年参与了国家这样一个经济和科技的建设过程,并为之做出了自己的努力,有时候在和留在国外的同学交流时,总感觉自己的人生可能更有意义。

功课“重、紧、深”,学生勤奋刻苦,是科大的另一特色。

这里顺便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在中国科大毕业以后,又在科大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其中分管人事工作长达十年,大家知道,这些年科大的人才队伍建设做得很不错。我到武大来以后,有两点可能与别的校长不一样:一是对人才的高度重视,二是给本科生上基础课。过去武大也非常重视人才工作,我到武大以后,把一些好的管理办法和理念也引到武大来,所以我们去年在人才引进方面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我们新增了70余名“国字号”人才,这个数量在国内大约排第五或第六名。今天我看到这么多的海外才俊来参加论坛,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武汉大学的人才方阵。

为什么要拼命学?“做红色科学家、攀登科学高峰”已成为一代代中科大学生的人生目标,奋发苦读是必然。

我先讲第一部分:“从世界到中国——归来正当其时”。

1960级校友、中科院院士施蕴渝回忆,时任外交部长陈毅来校作报告,“他说,你们都是科技大学的学生,只有把科技搞好了,国家富强了,我作为外交部长说话才硬!”

大家都知道,近代中国经历了一段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历史,而且中国是近代世界上主要大国里唯一受过别人欺凌而没有欺凌过别人的国家。所以中国对科技强国目标的迫切,是其他国家所不能比拟的。大家也能感觉到,现在中央对科技的投入不断增强,能给大家提供尽可能好的科研平台。

立大志、师大家、做大事,60年来中科大培养出一大批栋梁之才,73位毕业生当选两院院士,32人成为科技将军。国家23位“两弹一星”元勋,有11位是校友。

在中国从弱到强、从科技大国向科技强国迈进的过程中,每一代科学家都承担了不一样的责任。钱学森先生那代中国人,致力于中国的“两弹一星”事业,用他们的努力为中华民族争取了发展的基本保障。我们这一代人则参与了中国从贫穷向富裕的转变过程。你们现在很年轻,我现在年龄也不大,但是毕竟走过了人生50%以上的历程,反思自己走过的近30年,觉得中国的每一步发展我都参与其中了,那种感觉还是挺美妙的,所以我相信你们也是一样。现在,我们国家制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发展目标,就是到2050年中国要成为世界一流的现代化强国。那么,当你们到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反过来看你们走过的30年,在向世界一流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迈进的过程里面,你们做出了你们的贡献没有?我希望大家能够把爱国之心、强国之志、报国之行统一起来,把自己的梦想融入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在实现自己梦想的同时,也参与中国梦的实现。

改革开放后,中科大率先建立中国高校第一所研究生院,培养出新中国首批博士。

大家知道老一辈科学家有很多的感人事迹。我今天只给大家举一个例子,那就是郭永怀先生。在中国颁发“两弹一星”勋章的时候,郭永怀先生是唯一的烈士。他是在做完核试验后回北京的时候,由于飞机失事去世的。他牺牲时和警卫员紧紧抱在一起,当大家把他们的遗体分开的时候,发现那只装有绝密资料的公文包里的资料保存得很好。郭永怀先生的夫人李佩是江苏人,是一个纤弱的江南女子,我从她身上看到了老一代科学家人性的光辉。我到武大来之前,曾经代表科大去医院看望过她,当时是想询问她的家属还有没有什么困难,需不需要学校帮助。后来我发现他们家人都非常通情达理,老太太当时也基本上不能与人沟通了,只是看着你笑,但是我在病房里呆了三个小时。虽然我不能做什么事情,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后辈,我要向那些曾经为中华民族做出巨大贡献的人表达自己的敬意。

“墨子号”量子卫星、世界首条千公里级量子通信干线、世界首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机、铁基超导、智能语音……新世纪以来,中科大涌现出一大批世界级科技成果,入选年度国际物理学重大进展5次、国际物理学十大突破2次、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1次和中国十大科技进展新闻18次,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2项,居全国高校第一。

老一辈科学家们在国外工作时,可以说都拥有非常好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他们在那个年代要做出回国的选择,比起我来说更为艰难。我记得在上世纪50年代回国时,工资基本上是50多倍的差别。我当时在法国的工资是大约两万到三万人民币,回国后就只500元钱,差别也非常大。当然现在不存在这个问题了,现在武汉大学一定保证给你们的待遇不比国外低。我认为,一代又一代中国科学家都有自己的责任!老一辈科学家在那样的条件下,能为了建设祖国的梦想毅然回国,现在大家已迎来这样一个人才最好的时代,还犹豫什么呢?

风雨砥砺化为报国大爱:“我们渴望祖国强盛”

太阳集团官网,为什么我说人才迎来了最好的时代,我讲几点理由:

60年发展史,中科大也曾面临生死存亡之危。

其一是国家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人才是实现民族振兴、赢得国际竞争主动的战略资源”。他在今年两会期间参加广东代表团座谈时讲,“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这话讲得非常到位。人才是实现民族振兴、赢得国际竞争的战略资源。我相信中央会以更大的决心,以更有力的措施来加快中国人才队伍建设。

1969年,因国内外局势紧张,中央指示一批在京高校外迁。中科大辗转多地后南迁合肥,但师资、设备流失大半,到1972年只剩教授、副教授十余人。

我一直非常尊重年轻人,青年千人计划我应该是主要的建议人之一。我们国家是先搞的“大千人”计划,但“大千人”计划存在一定问题,比如一部分千人计划入选者不能全职回国工作。当时,中组部召集我们几个大学管人事的副校长去讨论这个事情,我们应该是比较早提出要实施青年千人计划的。而且我一直认为院士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提携后学、培养年轻人,即使当选了院士,也绝不能以“家长”的身份自居,因为在学术上是不能允许有“学霸”存在的。不管有什么样的头衔,甚至获得诺贝尔奖,那只能说明你在某一方向某一问题上做得比别人好一点而已,没有哪一个人能保证自己永远在那个领域比别人强。我是做空间物理的,从大的时间尺度和空间尺度来看,个人的恩怨与利益都是微不足道的,所以大家不要贪念这些东西,一定要给年轻人腾开空间。

学校还要不要办下去?在极其困顿的情况下,留守师生信念不灭,二次创业,磨砺出宝贵的“南迁精神”。

昨天下午,陈希部长还讲了一个故事。他说麻省理工学院在上世纪90年代初曾招来一名德国的博士后,水平非常高,后来学校想把他留下来,但是学校有个规定,在一个方向不允许同时留两个带头人。后来,这个博士后所在组的团队带头人就说,“那这样,你水平比我高,你进来接着做,我就不做了。”后来这个博士后拿了诺贝尔奖。要提携后学,还不局限于你不压制他,有时还要给年轻人腾开空间。我想告诉大家,在武汉大学,我们一定会给年轻人提供一个比较好的发展空间,为什么?因为在科技领域,青年人一定代表着未来的发展方向,从国家层面看也是如此,“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今天建设社会主义科技强国,我们需要大量有本领、有理想的年轻人为国效力。

学校成立砖瓦厂,师生自己挖土、烧砖、建房。时年已六十多岁的学部委员钱临照先生重登讲台,学校白手起家重建实验室,到1976年恢复科研项目近400项。

其二是经济高速增长。如今,中国GDP总量超过80万亿元,占世界经济的比重15%左右,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以前,中国经济的增长主要靠生产要素的增长,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确定中国经济发展要靠转型,转型靠什么?主要靠科技创新。中国的科研投入已达3770亿美元,仅低于美国,且以每年11%的速度增长,可能在未来2到3年内,中国在科技方面的投入就要排名世界第一了。这些足以证明中国对科技的投入是比较大的。

胸怀祖国,牢记使命,自强不息。中科大没有沉沦、解体,反而在新环境中爆发出更强劲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其三是发展环境不断优化。国家在不断革除阻碍发展的体制机制弊端,根据学校和社会对人才的需求,不断调整人才政策,包括支持强度、支持方式等,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政策和配套文件,进一步扩大人才对外开放度,以鼓励更多的优秀海外青年回国工作,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优势正在加速形成。

1978年,中科大创办全国第一个少年班。40年间,4100多名少年大学生毕业,90%以上成为硕博士,5人当选院士,三分之一以上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高级人才,成功探索出一条特殊人才培养之路。

其四是引才力度不断加大。我也到过不少国家,没有哪个国家有中国如此多的人才计划,你能感觉到各级政府对人才的迫切渴望。今年两会期间,湖北省主要领导也承诺支持武汉大学两亿人才专项基金。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再到学校,对人才的重视是一致的。在这样的条件下,大家回国以后做科研的条件一定能够得到充分的保障。回归到主题,我想,不管你是海外的朋友,还是从国内出去的青年,我们期待你们到中国来。这里是一片科技创新的热土,只要努力工作,一定会有好的发展条件。做好工作后,也一定能够得到最好的承认。

同在1978年,学校大胆设想:自主建造我国第一台专用同步辐射加速器。一无经验二无设备,二十多名青年教师艰苦奋斗十几年,到1991年建成迄今唯一建在高校中的大科学工程,为全国科研服务,震惊国际学界。

接下来我讲第二部分“从优秀到卓越——圆梦适得其势”。

“当大家看到璀璨的同步辐射光,一个个刚强的汉子都流下了热泪。”回首这段“奇迹岁月”,项目技术总负责人、后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的何多慧说:“我们坚信路是人走出来的,我们渴望祖国强盛,我们决心奋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