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教育时报》:夏雨杂文节在上海华东师范高校丽娃河畔完美吐放

By admin in 现代文学 on 2020年3月20日

 “我见过许多河流,流淌在我故乡山中。”在5月25日夜晚的华东师大礼堂,当诗人宋琳这首《丽娃河》 被朗诵时,台下的“60后”到“90后”的诗人们开始澎湃起来,也开启了夏雨诗歌节的盛宴。上世纪80年代入校的夏雨诗社的诗人和当今在校的大学生同台朗诵,共同谱写致三代人的诗青春,记忆“物质在低处,精神在高处”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心灵追求。

这个初夏,北京、上海的高校里,诗歌像水一样流淌。复旦诗歌节年复一年;北大未名诗歌节上,既是师生、亦是诗酒朋友的诗人们讨论诗歌的传统与传统的局限;华东师范大学夏雨诗社20年后再度“复活”。

  争做诗歌的义工

几十年间,大大小小的诗社在各个学校的角落里兴盛衰落,写诗的人像麦子一样一茬换了一茬。虽然现在已经不是诗人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1980年代,但这一代人有着自己的精神境遇,诗歌的梦想依然还在。

  作为夏雨诗歌节的发起人,华东师大1979级的查建渝回忆道,四年前宋琳来上海,大家商量着要请他吃饭,后来有人提议办个诗歌朗诵会更好。结果经过两天的准备就举办了一场重返八十年代的诗歌朗诵会,会上来了很多上海诗歌界的大腕。从那以后,办一场夏雨诗歌节的念头一直没有离开过查建渝的脑海。

5月25日,中断了20年的华东师范大学夏雨诗社“复活”,已经步入中年的1980年代“夏雨”诗人们都回来了,朗诵从晚上7点一直持续到了12点,成了一场午夜诗会。当怀旧而感人的盛典过去之后,新一代校园诗人接过了“夏雨诗社”的盛名。“夏雨诗歌节”盛典日,同时也是夏雨诗社复社日,只是31年前的传奇也许无法再次复制,毕竟,诗歌的时代和氛围都已不再。

  时间很快到了今年的3月13日,“夏雨诗歌节”第一次筹备会在上海作协玛赫咖啡厅召开。除了查建渝,还有李莲娣(《夏雨岛》首任指导老师)、李其纲(《夏雨岛》首任主编)、谭帆(华东师大中文系主任)、钱倩、廖增湖等十多人。虽然里面大多数人都不是夏雨诗社的人,但都对举办诗歌节,用查建渝的话来说,“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愿意为诗社打工”。后来宋琳修正说,“是为诗歌打工,是诗歌的义工”。这群诗歌的义工随后的每周几乎都要到上海电视台对面的老公寓去策划诗歌节的事宜,大家议论最多的是,如今物欲横流的市场经济大潮中,还需要诗歌吗?诗歌节绝对不能办成仅仅是怀旧的,更应该是传承的,是追寻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化、精神的盛会。

诗人在路上

  致敬:八十年代

被拦下谈诗的时代

  夏雨诗社创办于1982年5月,先后涌现了李其纲、宋琳、张小波、徐芳、郑洁、陈鸣华、王晓丹、李长春、徐静、旺秀才丹、王立新、江南春等一大批诗人。

1982年5月,诗人王辛笛和袁可嘉在华东师大中文系学生徐芳的陪同下,参加夏雨诗社的成立仪式。这天华东师大大礼堂内外人山人海,很多人被挡在了大门外,把铁门敲得梆梆响。王辛笛让保安把门打开,让同学们进来,他说,这是春天的雷声,是诗歌的鼓点。那天的大礼堂,因为诗歌,每个角落都塞满了人。

  这和上世纪八十年代华东师大中文系特殊的文学氛围是密不可分的。当时中文系有很多学识渊博,又历经人生沧桑的好老师。比如徐中玉老师的文艺学、许杰老师的现代小说、钱谷融老师的现代文学、王智量老师的俄罗斯文学、邸瑞平老师的红学、郭豫适老师的明清文学等,可谓群英荟萃,底蕴深厚,国内大学中文系,出其右者不多。而且,学校经常在课外组织各类学术思潮讲座,讲座内容涉及意识流小说、欧美诗歌、意大利新浪潮电影、美国“垮掉的一代”文学、西方现代绘画等,几乎跟中国思想启蒙和开放同步呈现于大家眼前。在丽娃河畔,老师们为学子们营造和守护了一片相对自由的文学天空。

5月25日下午,在华东师大举行的“诗歌的本源——回顾夏雨诗社”主题研讨会上,王辛笛女儿王圣思回忆了这段往事。

  中文系1980级的朱桦说,那时的精神特质就是自由、创造!尊重生命、致敬人性和维护尊严,用诗人特有的敏锐和思想,表现他们的神圣责任与社会担当,或义正辞严,或嬉笑怒骂,他们无拘无束,大胆歌唱,歌唱青春,歌唱爱情,无所不唱。那时也许是“中国人最纯真、最热情、最无私、最动人的年代”。

2013年5月25日的那个夜晚,还是在华东师大的这个大礼堂,“夏雨诗歌节”盛典正在进行,31年前在台上朗诵的年轻人现在都已老去,但因为“夏雨诗歌节”盛典,当年诗社的创始人——诗人宋琳、徐芳、李其纲他们又回来了。31年前,大礼堂里,“座无虚席的成立大会。近千个座位不算,走道上、门外、窗外,都是黑压压的人。”如今,徐芳记忆里人山人海的景象不再,青春不再,唯有诗歌和传奇依然被传颂。“夏雨诗歌节”一直持续到零点,成为午夜诗会。灯光暗下,银幕上滚动着黑白照片,诗人们从老照片上寻找自己年轻时代的模样,然后一阵阵地欢呼。

  三十一年后的同一个舞台,老中青三代诗人一首首朗诵镌刻在他们心灵中的诗歌,从顾城的《一代人》、梁小斌的《中国,我的钥匙丢了》、北岛的《回答》《雨夜》到舒婷的《神女峰》、西川的《在哈尔盖仰望星空》和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台下的老中青三代更是掌声四起、热血奔涌。

太阳集团娱乐,当诗人们老去,“复活”的夏雨诗社唯有寄希望于未来。所以盛典用孩童的歌舞表演拉开序幕,那个时代的校园诗人们现在都已为人父母,这些孩童也是夏雨的二代三代。

  诗人都是披着天光的孩子

在“向80年代致敬”的短片里,诗人宋琳、叶开、段钢、倪文尖、查建渝……开始谈论过去和现在,一代人在短片中似乎依然可以生活在过去的记忆里,那些残存的记忆似乎决定了这些诗人的一生。徐芳在片中说:“要不是写了那首诗然后加入诗社,怎么会后来嫁给李其纲?”叶开依然调侃着:“当年他们混吃混喝,还骗人家的女朋友。”

  诗歌朗诵在夏雨诗社也是有传统的,中文系1983级的李长青回忆道:1986、1987年,华东师大、复旦、上海交大、上海师大等都出了一批不错的校园诗人。当时1982级外语系的张建华建议组建诗歌朗诵队,于是,一支以张建华、王陶、胡海波等为骨干的夏雨诗社诗歌朗诵队组成了。在学校大礼堂举办过一次朗诵会后,胆子大了,朗诵队“杀”进上海交大、复旦、上海财大,在联合举办的诗歌朗诵会、诗歌沙龙上大放异彩,声名鹊起。

1980级中文系的周宏朗诵了夏雨诗社发刊词“夏雨,年轻而执著”,发刊词的作者是诗社首任社长李其纲。

  这次夏雨诗歌节更是汇集了几代朗诵精英,中文系1980级的周宏用浑厚而富有爆发力的男中音朗诵诗社的社刊《夏雨岛》发刊词《夏雨,年轻而执著》。

周宏上台,还未开口,下面就大喊起来:“周宏,我爱你!”

  《夏雨岛》社刊的创办,更是激发了校园诗人的创作热情。张黎明的《蔚蓝色的我们》,徐芳的《楼上的春天》,郑洁的 《初孕季节》,张小波的《这么多雨披》都先后在《夏雨岛》发表。郑洁的《初孕季节》在这次诗歌节晚会上被第一代朗诵强将吴文华朗诵,让众多听众落泪。有趣的是,郑洁的丈夫许德民是复旦诗社的第一任社长,也因为诗歌和郑洁结识、相爱、结婚。作为特邀嘉宾,许德民朗诵自己的诗作《唐李代白》,他的女儿上台献花,台下一阵起哄,让郑洁也上台,接受先生下跪示爱。台下有人说道:“这下复旦总算拜倒在华师大裙下!”

“我爱华东师大!”周宏回应道。

  中文系2011级的杜杨用四川话朗诵1983级宋强的 《长生镇》,也是轰动全场。其实这首诗在30年前也被宋强自己用四川话朗诵过,当时就被传为朗诵的神来之作:“街娃子,街妹子,非常美丽的/踏着满街的洋槐树花/流来流去/春潮在五里外升起来了/春潮在五里外动起来了”。

“我们没有春雨之缠绵,秋霜之冷漠,冬雪之潇洒,我们像我们的姓名一样朴实。夏雨雨人,热爱生活并在创造生活的人们啊,如果你有沉闷焦灼的岩石,我们愿给你送去清凉的慰藉,如果你有干涸龟裂的土地,我们愿给你送上缝合的丝线……如果你执著,如果你在沙漠上曳响翠绿的驼铃,我们愿像星星一般优美地落在你怀里,决不让你干渴、窒息,如果你深沉,如果你在大海上直挂严峻的桅杆,我们的大海愿凝聚飘落在你的眉睫、唇尖,决不让你守着苍茫的重洋彷徨……我们表达了,创造了。树将记得我们淅淅沥沥,噼噼啪啪的叮咛,把绿荫铺满世界……夏雨,年轻而执著!”

  英国诗人威廉·华兹华斯在《不朽颂》 的诗中写到:“曾几何时,草地、溪流,还是果树,这大地以及美妙平常景象,在我眼里似乎都披着天光。”年轻的诗人都是披着天光的孩子。

31年前的同一个舞台,正是这篇发刊词宣告了一代校园诗人的登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