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师恩

By admin in 大师随笔 on 2020年3月27日

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在武汉大学学习和工作的十二年里,武汉大学蓬勃发展。数学与统计学院在许多方面都取得了巨大成就,并为研究生和老师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习和工作平台。正是在这样一个优越的环境下,经陈化院长推荐,我有幸跟随武汉大学长江学者讲座教授黄孝军老师学习多复变函数论与复几何。

  1月3日,应数学科学学院邀请,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周向宇研究员做客南强学术讲座,在海韵实验楼105报告厅演讲“多复变函数论简介”。数学科学学院院长林亚南教授主持了讲座并介绍了周向宇院士的研究领域和成就,校长助理谭绍滨教授为其颁发南强讲座纪念奖章,学生代表送上鲜花表示感谢。中国科学院张伟平院士、北京大学韩青教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郜云教授、厦门大学“闽江学者”讲座教授李海生及众多师生到场聆听。

我从在多复变函数论与复几何这一研究领域一片空白到如今成为武汉大学的一名青年教师,黄老师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每年寒暑假,黄老师都会来武汉大学给研究生开基础课,并指导我研究。即使回到了美国,也会经常通过电话等方式进行指导和讨论相关课题,时常到美国时间深夜两三点钟。黄老师总是这样的精力充沛,我想这是他沉浸在数学给予他的乐趣中的缘故吧。尤其让我难忘的是,既使在我学生期间,黄老师已经开始用他在美国的科研经费邀请我去美国研究访问。

  周向宇院士以北京大学门卫“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开篇,引述出多复变函数论的过去和现在。他从复变函数论的基本术语入手,阐述复数、变量、函数和极限等复变函数论关键词的引进、特性和作用,并把复变函数放在整个数学领域,指出复变函数与几何、拓扑、代数等其他数学学科的紧密联系。周向宇院士指出,多复变函数的产生背景是该学科若干有自身特点的本质发现,特别是Poincaré和Hartogs的发现,从而使多复变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方向得到发展。周向宇院士还列举出了多复变函数论在代数几何、微分拓扑、量子场论、偏微分方程、数论和自守函数等研究领域的重要作用。在谈到国内多复变函数论的发展情况时,周向宇院士指出,华罗庚先生是中国多复变研究的开拓者,他在多复变领域的研究被认为“领先西方十年”,同时,周向宇院士也列举了陆启铿院士在多复变函数论方向的成就。厦门大学是中国最早开展多复变研究的三个中心之一。

黄老师指导我的博士论文选题是二十五年前由已故国际数学大师Jurgen
Moser提出的一个重要的数学难题。黄老师在这一研究领域已经潜心钻研了许多年,并取得了非常重要的成果。黄老师将我引入这一课题,并和我一起进行这一问题的研究。我也很高兴能在这一问题的研究中有着自己原创性的贡献,并最后和黄老师一起将这一难题彻底解决。

太阳集团官网,  讲座内容十分丰富,参与讲座的师生十分珍惜这难得的机会,积极提问,请教问题,周向宇院士渊博的知识,精彩的回答,博得了老师和同学的阵阵掌声。

在我的印象里,黄老师的学识是那样的深厚渊博。虽然我努力地去开阔自己的知识面,不敢有一丝的懈怠,但我发现在他的面前自己懂的依然是那么少。我总是好奇他如何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掌握如此多的知识,他告诉我这个只能靠平时多读多看多积累多领会。当我们在樱顶学院里从早上讨论问题至下午,最后不得不在樱园下面的石凳上啃面包的时候,当他不知疲倦地跟我讨论问题直至深夜的时候,当我在他的书房看到一叠叠读书或读文章的笔记的时候,我想我明白了多读多看多积累多领会的涵义。

  据悉,本场讲座是周向宇研究员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后的第一场学术讲座。

黄老师是一位治学严谨的人。他经常跟我讲:“做学问信誉非常重要,一旦你的文章错过一次,别人就很难再相信你。要获得好的信誉非常难;要毁掉建立起的信誉,一篇不负责的文章就够了。”他和我合作的文章《A
Bishop surface with a vanishing Bishop
invariant》从初稿到最终定稿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对每一个字句都仔细斟酌,力求把每一个细节都写得完美。在平时的生活中,他却又是那么的随和,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只是经常会在吃饭、走路或者打乒乓球等各种场合下,突然一脸严肃的跟你讨论数学问题,让人一时很难随着他的思路跳跃。

  讲座结束后,周向宇院士和张伟平院士、韩青教授、郜云教授、李海生等几位数学专家来到海韵园A306会议室,与学院年轻教师和博士研究生座谈。几位专家简单介绍了各自从事数学研究的经历,并旁征博引,用历史和国际上数学大家的经历回答了与会教师和学生有关科研和学习的疑问,勉励大家要耐住寂寞,持之以恒,潜心做好学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