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2

老一辈在年轻时怎么出国留学的?

By admin in 古典文学 on 2020年4月1日

保持联系。

不久,一封由校长梅贻琦、理学院院长吴有训、物理系主任周培源签发的聘书,跨越重洋寄到了王竹溪的手中。他满心欢喜,接受了西南联大破格聘他为理学院物理系教授的邀请,立即决定乘船回国,与他同行的还有钱锺书。

周培源

王竹溪1911-1983

2.2 湍流理论与赴英计划

1935年8月,25岁的王竹溪与乔冠华、季羡林、谢家泽等人结伴,共同踏上奔赴欧洲的旅途。

1934
年王竹溪考取了第二届“中美庚款”后,为他选择今后的研究方向和导师成为当务之急,那么他是如何确定前往英国剑桥大学留学,并跟从福勒教授的呢?这里首先要提到一个在其中起重要作用的人,就是远在美国的物理学家王守竞。

愉快的时光总是短暂易逝,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震惊国内外,王竹溪和同学们虽身在伦敦,仍然通过报纸、电台密切关注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无不为家国兴亡而忧心忡忡。他们纷纷写信,并联名发电报给国内有关部门,要求尽早归国抗日。虽然这些旅英学生都是公费留学,生活不甚宽裕,然而国难当头,他们踊跃捐款,支援国内抗日。

周培源(1902—1993), 中国著名物理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1919
年考入清华学校(清华大学前身),1924 年赴美留学,先后于1926 年和1928
年取得美国芝加哥大学学士、硕士学位和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博士学位。1928
年,周培源又前往美国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康奈尔大学做短期访问学习。1929
年清华大学的第一任校长罗家伦聘请其担任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

有好心的外国朋友曾试探地问过王竹溪的就业去向,他的回答斩钉截铁:回到祖国去!

这封信虽然很简短,但是却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新信息。首先可以看出,在周培源的这封信和王守竞写给狄拉克的信件中,他们和狄拉克有过交流,并且在交流的过程中狄拉克给予王竹溪一些信息和建议。因为信件中已经提到了请福勒教授而并不是之前决定的狄拉克本人担任王竹溪在剑桥大学的导师,可以推测他们的交流中主要是商议和确定王竹溪前往剑桥大学后的导师问题。

在西南联大期间,为了躲避敌机的狂轰滥炸,教师们一般都住在离城几公里以外的农村,每天步行往返,住的房子大多下层养牲畜,楼上睡人。王竹溪依然安之若素,一心扑在教学和科研上。除了完成物理系的教学任务外,他还兼任工学院的课程,并带领杨振宁、李荫远从事一项统计力学问题的研究,还在《中国物理学报》和国内外其他科学刊物上发表多篇有关热力学、统计物理学的文章。

亲爱的狄拉克教授:

在剑桥大学学习的3年里,王竹溪在统计物理学领域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先后在英国《皇家学会会刊》等权威性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1938年7月,王竹溪完成了博士论文《吸附理论及超点阵理论的一个推广》,顺利获得剑桥大学博士学位。

王守竞

湖北公安人。物理学家、教育家,我国热力学统计物理研究的开拓者。1935年赴英国剑桥大学留学,1938年回国。撰写了《热力学》《统计物理学导论》等我国第一批理论物理优秀教材,为建立我国理论物理教学体系奠定了基础。发明汉字新部首检字法,独立编纂《新部首大字典》。

3.3 狄拉克访华期间王竹溪的表现

在剑桥大学,他与华罗庚、干毅等人多有往来,相谈甚欢,报效祖国的信念又令他们联结得更为紧密。狄拉克也与王竹溪建立起了深厚的师兄弟情谊,不仅在一起研究学问,还经常请他到家里做客、下象棋,周末还经常相约一同郊游。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1

1934年夏天,王竹溪参加并通过了第二届公费留英学生考试。因为与剑桥大学物理学教授狄拉克的一段缘分,王竹溪被狄拉克推荐给统计物理开拓者之一的富勒门下,成为他的物理博士研究生。

4 周培源派王竹溪赴英的三封信

做好本职工作之余,王竹溪旁听了很多课程。姜立夫开设的高等几何课,他几乎每堂必到。此外,由于从小受到古典文学的浸染,王竹溪对于中国文字很有兴趣,他认为中国辞书部首太多、翻阅不便,1943年,他编撰了一部部首相对简单的字典,为此他还曾在文字学家、西南联大中文系副教授唐兰的“说文解字”课上旁听。

如果您能抽时间到中国来,请告诉我们您到达的大概日期。在您到达东京之后我们将和您沟通进一步的细节。清华大学将提供您的住所和差旅费用,
并陪伴您浏览这座古都的美丽风景。

首登讲台的王竹溪意气风发,不仅赢得了学生们的一片称赞,连昔日的老师也大为惊奇,而此时,王竹溪还不满28岁。

亲爱的狄拉克教授:

周培源后来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说:“当时德国法西斯在欧洲尚未发动侵略战争,而祖国的大片土地已经被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所践踏,如果竹溪有半点私心杂念,单为他个人图安逸、贪享受着想,以他的才华与学术水平,他完全有条件在西方国家里找到一个教学或科研工作。但是,他没有这样做。”

亲爱的狄拉克教授:

1935年8月21日

狄拉克很可能是在了解王竹溪的基本情况以后,认为他更适合从事热力学统计物理的研究,所以将他推荐给自己的老师——在统计力学方面颇有建树的福勒教授。周培源和王竹溪也同意了狄拉克的建议,随即联络了福勒教授,请他担任王竹溪的导师并且安排王竹溪留在剑桥大学。

叶企孙、吴有训、周培源等老一代物理学家为国家整体科学发展做长远计划,指引并鼓励报考庚款学生选择那些空白或薄弱学科赴国外深造,在气象学、弹道学、光学机械、无线电等领域都安排有物理系的学生,这些学生回国后各自成为其学科的拓荒者和奠基人。

1938
年周培源的研究方向从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正式转向湍流,所以在他指导王竹溪做湍流方向的研究时,自己也还处于一种探索的状态,他们基本上是同一时期进入这个领域的。

1935 年5 月7
日,周培源和吴有训(1897—1977)得知狄拉克将要访问日本,于是两人以清华大学名义向狄拉克发出邀请,希望他能在结束对日本的访问之后到访北平。周培源和吴有训通过西部联盟公司给狄拉克发了电报,内容如下: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1935 年4月22 周培源写给狄拉克的信

王守竞(1904—1984), 量子物理学家。1924
年清华大学毕业后赴美留学,获康奈尔大学物理系硕士学位。同年秋,转入哈佛大学研究欧洲文学,随后获哈佛大学文学硕士。1926
年夏,转入哥伦比亚大学继续攻读物理,1928
年获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王守竞刻苦钻研,在量子力学方面取得很大成就,他的多原子分子非对称转动谱能级公式被后人称为“王氏公式”,是中国最早也是世界公认的卓越的量子力学家。

年轻时代的王竹溪

事实上,狄拉克本人生性孤独并沉默寡言,内心非常独立,喜欢独自工作,很少与别人合作。他在剑桥对物理学的兴趣是在基础研究,而不是讲授物理,他只把相对较少的精力放在教学上,所以他不担任王竹溪导师是完全合乎情理的。

在过去的五百年,北平一直是中国文化的中心。但是在它古老的文明背后,您将发现近些年现代物理研究的迅速发展。现阶段我们特别希望有像您这样的外国学者来访问。因为您的到来,将在研究中给予我们信心和灵感。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正是王竹溪在与狄拉克接触和交流时表现优异,让狄拉克看到了他身上闪耀的才华和科研潜力,为王竹溪赴剑桥大学留学和之后与狄拉克的友好交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王守竞和周培源是清华同班同学,之后又同年一起赴美留学,所以关系很好,可见应该是周培源让王守竞将自己和王竹溪介绍给狄拉克的。

3.1 狄拉克和福勒

在狄拉克来华之前,王竹溪已认真读过狄拉克发表的一系列论文,在了解和熟悉他工作的基础上,王竹溪为狄拉克的演讲担任记录员就更加得心应手,游刃有余。7月15
日和7 月17
日狄拉克在清华大学科学馆学术演讲的题目分别为《阴电子之理论》和《阳电子之理论》,王竹溪作了详细的记录。不仅如此,王竹溪还于19
日陪同狄拉克游览了长城,给狄拉克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您真诚的

周培源

在派遣清华大学物理系的学生出国留学的过程中,物理系教授吴有训、周培源对留学生作了详细的规划和妥善的安排,王竹溪成功赴剑桥大学学习,并最终获得博士学位只是其中一个成功的典型。除此之外周培源还成功促成了胡宁和彭桓武出国留学的计划。

1935年4月22日

王竹溪进入清华大学学习时,周培源已经是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在本科阶段王竹溪的主要理论课都是跟周培源教授学习的。周培源很快发现王竹溪读书勤奋,善于思考,学习态度严肃认真,能深入理解物理概念并具有数学计算的特殊才能。在周培源讲授的理论力学课上,对难度比较大的一些习题,王竹溪总是很快就能抓注习题的主旨,解算出它们的答案。王竹溪的能力,引起了周培源的极大注意,所以在教学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他们就常常一起商讨。周培源还发现,王竹溪不仅对理论物理具有极大的兴趣,对物理实验也同样重视。为了做好证明地球自转运动的傅科(Foucault)摆实验,他耐心地重复了许多次,直到取得满意的结果才罢手。

王竹溪希望在即将到来的秋天进入剑桥大学,谢谢您给他提供的信息和建议。我已经写信告诉福勒教授这件事情,并且请他担任导师以及安排王先生留在剑桥大学。

敬礼!

狄拉克接受清华大学邀请的电报

1934
年夏天,王竹溪考取了第二届“中美庚款”,准备在研究生毕业后赴美国留学。此时剑桥大学的一位流体力学家对王竹溪发表的《旋转体后之湍流尾流》这篇论文进行了审查,给予“有水平”的评价。于是,王竹溪的留学机会就从留美转为留英,具体落实到了剑桥大学,在剑桥大学期间,他开始了统计物理学的学习和研究。

6 结束语

1925 年7月28
日,海森伯到剑桥卡皮查俱乐部作题为《光谱项动物学和塞曼植物学》的报告,内容就是那时玻尔和索末菲“旧”量子理论框架中的光谱学理论。当时狄拉克不在剑桥,因此错过聆听海森伯的报告。不过,不久之后福勒收到了海森伯新论文的校样,文中海森伯用全新的方法推导出光谱规则,福勒看过后寄给狄拉克,并要求他仔细研读这篇论文。当时狄拉克致力于对玻尔—索末菲的理论研究,计划将原子理论建立在经典力学中一直使用的哈密顿方法之上。狄拉克看到这篇论文后,意识到海森伯开创了一个革命性的方法,也把他带到新量子理论的广阔领域中。

狄拉克1935 年夏天赴匈牙利、日本、中国和苏联访问与旅行。他于1935 年7 月13
日—19 日访华(关于狄拉克具体是7 月13
日还是14日到达北平,目前研究还未确定)。狄拉克7 月15
日在清华大学科学馆演讲,16 日参加了中国物理学会为其准备的欢迎会,17
日晚上在北平研究院物理研究所演讲,18 日游览西山,19 日游览长城,19
日晚上离开北平赴哈尔滨,经哈尔滨去苏联。狄拉克的中国之行是纯粹学术上的访问,主要是来华传授他的电子理论,在清华大学科学馆做了两次学术演讲。

1 引言

丰富的留学经验在清华大学派遣留学生出国留学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王竹溪就是其中的受益者之一。王竹溪、胡宁、彭桓武等都是在叶企孙、吴有训、周培源等人的统筹计划和精心安排下出国留学,而且他们在选择导师和研究方向上都听从了老一辈物理学家的安排和建议,并且日后都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出了辉煌的成就,可见周培源等人在选取和安排出国留学的年轻学者上高瞻远瞩,结合他们个人的科研特点,为他们选择了正确的科研道路和方向。

1935年3月24日

您真诚的

我预计在这儿就待几周,然后我将去柏林。在这几周我可能计划去访问普林斯顿,如果不行的话,我希望能在英国或者欧洲见到您。

2.1 周培源眼中的王竹溪

通过王守竞的介绍,狄拉克知道了周培源和王竹溪,所以接下来具体留学的计划和安排都是由周培源亲自与狄拉克商讨的。一个月以后(1935年4
月),周培源给狄拉克写了一封简短的信件,内容如下:

3.2 周培源等促成狄拉克访华

自从我在威斯康辛州见到您已经过去五年了,我希望您仍然能够记得我。去年我因为一项工程任务已经离开了中国,我现在在新泽西的一个小城镇。

狄拉克这样的国际物理大师来华访问讲学,不仅让中国物理学界更加接近世界物理前沿,掀起了中国物理学家研究和讨论世界物理前沿问题的高潮,更为许多年轻学者开阔了眼界,提供了学习机会,促成了中西方的科学交流。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2

2 清华大学周培源和王竹溪

王守竞在美国留学时积极参加科学交流活动,包括1927 年11 月25—26
日在美国伊利诺斯州的芝加哥瑞尔森大学实验室举行的美国物理学会第147
次会议。他在从事量子力学的研究中认识了众多欧洲的物理学家,包括结识狄拉克教授,他俩在1929
年以前就已经相识。1929 年3
月,王守竞在芝加哥大学给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同学拉比(I. I.
Rabi)写信:“我收到我的朋友周培源的信,他告诉我他在莱比锡与你相遇。你觉得他怎么样?你什么时候回来?几个星期后狄拉克要来,海森伯将参加芝加哥会议。我期待这个夏天在他的指导下学习。”

周培源在国外留学时就与国际著名物理学家狄拉克(P.
Dirac,1902—1984)相识。1928 年秋,他赴德国莱比锡, 在海森伯(Werner
Heisenberg, 1901—1976) 教授领导下从事量子力学的研究。1929
年4月,周培源由海森伯推荐,参加了由尼耳斯·玻尔(Bohr Niels Henrik
David,1885—1962)召集的哥本哈根年会。这是中国人首次访问玻尔研究所,会议第一天上午,尼耳斯·玻尔致欢迎词,包括周培源在内的6
名首次访问哥本哈根理论物理研究所的国外学者,同其他24
名学者一起,就自己最感兴趣的有关课题,进行了简短的报告,此次参会的就有狄拉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