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需需有大楼本事有法师?

By admin in 大师随笔 on 2020年4月9日

  且不说原来北大网站上是把田刚作为全职教授来介绍的,在教育部的网站上也有记录。单就闵维方所言,“你巢还没有筑好呢,就要求人家整个儿回来,实际上反而不利于他充分发挥作用。”读后感到实在如骨鲠在喉,不得不吐。

  再者,我们北大有优秀的教师群体。我可以自信地说,中国内地很少有一所大学像北大这样聚集了那么多世界一流大学毕业出来的博士。他们觉得北大活跃的学术氛围、宽松的学术环境和北大人对真理庄严无畏的追求,是其他学校不能比拟的。在办学理念上,蔡元培先生当时就讲按“世界各国大学之通例”来办北大,首先就要营造宽松的学术环境、民主的学术气氛和追求真理、崇尚学术的精神。北大最受尊重的是像季羡林、王选、厉以宁这样的学者,而不是我们这些管理干部。

  他承认了田刚在海外是全职,但说明田刚在北大并不是全职,成为北大的全职教授是要等北大给他把“巢”筑好以后,田刚这只“凤”才会飞回来。

  《21世纪》:前些日子,丘成桐教授发表言论,说北大这几年从海外引进的人才大部分是假的,此说备受公众注目。对这件事,您怎么评价?

  [补充]文章写完后,去北大网站访问,在学校概况 >>
两院院士中发现对田刚是这样介绍的:

  闵维方:我觉得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很严峻的。我们的目标是创建世界一流大学,首先要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现在与世界一流大学还有很大的差距。《泰晤士报》的高等教育增刊邀请全世界88个国家的上千名专家搞的大学排名,第一次北大排17名(2004),第二次北大排15名(2005)。我们排得这么靠前,与它的评价指标密切相关。我们头脑很清楚,要论办学实力,特别是科研竞争力,我们其实并没有这么突出。我们经常访问榜上的其他学校,我本人与许多大学校长很熟,我们知道我们还有很大差距。

  与闵维方的说法相反,真使人不知是怎么回事。

  先是国内有人说:“北大被香港各大学扫为二流”;继而丘成桐教授炮轰:“北大从海外引进的人才大部分是假的。”

  田刚,1958年生,江苏南京人。1982年毕业于南京大学数学系,1984年获北京大学硕士学位,1988年获美国哈佛大学数学系博士学位,现任北京大学教授及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西蒙讲座教授。曾做为美国斯坦福,普林斯顿等大学访问教授。自1998年起,受聘为教育部“长江计划”在北京大学的特聘教授。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曾经对引进人才提出过一种“哑铃式”的安排,即一段时间在国内一段时间在国外,这样可以让他随时了解国际学术最新发展的动向,把最前沿的研究成果和问题带回国内。对于海外引进的人才,我们有几种做法:可以全职回来,可以回来九个月在外面三个月,也可以回来三个月在外面九个月,三个月的是讲座教授,九个月是特聘教授。讲座教授每个月补贴15000元,如果只回来两个月就拿两个月的钱,根本不像有些人歪曲的那样说什么骗取国家几千万上亿的钱,这只能说明他根本不了解情况。

  1966年,佩雷尔曼出生在列宁格勒市(现称圣彼得堡市)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妈妈是老师,爸爸是犹太人,工程师。儿时的佩雷尔曼一头卷发,是个漂亮的男孩。在这个家里,每一分钱都得计算着花。平凡的父母不能给他提供优越的物质生活条件,却给了他一个好学的头脑。

太阳集团官网 ,  《21世纪》:有人认为,丘成桐教授的言论,与他跟田刚的矛盾有关?(田刚,1982年毕业于南京大学数学系,1984年于北京大学获硕士学位,1988年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现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西蒙讲座教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不过,佩雷尔曼在研究所的同事瓦古连科并不这样认为,他说是因为佩雷尔曼在几何研究室与同事发生争吵后,被调到了另一个研究室,但这里的研究方向和他并不对口。渐渐地,佩雷尔曼也就不来研究所了。

  北大引进人才很严格

来源:人民网科技

  从总体上说,北大引进人才是很严格的,我们是很严格地按照国家规定的程序做的。如果在引进工作中发现问题,一经查证属实,学校会采取措施。

  离开研究所后的佩雷尔曼加入到失业者的行列。他没什么积蓄,仅有的一点钱刚够供自己和母亲的房租、出行等生活费用。几年前,有个朋友问他:“你有女朋友吗?”这位天才数学家无奈地摊开双手:“我连买音乐会票的钱都没有,什么样的姑娘会和我在一起呢?”现在,佩雷尔曼母子俩就靠着微薄的退休金勉强度日。在这位老师看来,他之所以拒绝到西班牙领取“菲尔茨奖”,是因为他没有路费,而他逃避媒体也是因为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生活贫困,觉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俄罗斯学者生活窘迫是件很尴尬的事情。

  《21世纪》:那为什么有这样的炒作出现?

  2006年8月25日,北大党委书记闵维方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叶渝和刘琳的采访时说:“对北大的炒作是不够公平的。”他所谓炒作是指丘成桐指称北大引进人材有假,具体说来是指北京大学引进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按规定不能再在国外任全职教授,但实际上有些特聘教授仍在国外担任着全职。不少网友查证后点明田刚就是一个。当因此,闵维方特别向记者说了下面一段话:

  《21世纪》:你认为北大的传统优势在哪里?

  佩雷尔曼在圣彼得堡有一套一居室的住房,这离他母亲的住处只需步行10分钟。在拒领这笔难以置信的巨额奖金后,为躲避前来采访的记者,他搬到了母亲那里。在母亲的“保护”下,继续过他平静的生活。

  闵维方已在北大18年。1988年,当他尚在美国德克萨斯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并任该校校长助理时,受当时的北大校长丁石孙和教务长汪永铨的邀请回国。

  目前,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还没有建好,田刚暂时还没有全职回来,这无可厚非。从1998年开始,田刚每年都带着一批优秀的青年数学家到北大来搞数学培训班。田刚已经明确表示,一旦数学中心建好他就全职回来。数学中心建好之前,他还是按着“哑铃式”的安排。我们给他弹性,让他根据研究进度、教学科研的需要来安排时间,这边需要三四个月就三四个月,那边需要时间长一些就长一些。我们说“筑巢引凤”,你巢还没有筑好呢,就要求人家整个儿回来,实际上反而不利于他充分发挥作用。

  从国内一流走向世界一流

  因为要说起来,北大这个“巢”如以大楼为标准,原来实在不怎么样,叫做沙滩,名副其实;现在这个“巢”不错,那是亏得有燕京大学司徒雷登打下基础,但在当时,北大的大师却多于燕京,这是燕京人也承认的事实。

  但8月25日,北大党委书记闵维方还是坐到了记者面前,他并不否认正在承受巨大的舆论压力,但他愿意回应北大近期的舆论风波。

  那时北大也从海外引进人才。经丁文江推荐,1920年从美国聘来葛利普教授(A.W.Grabau,1870-1946)就是很成功的一例,他为北大地质系的建设和中国地质科学能迅速立于世界之林作出了重大贡献,中国地质界孙云铸、黄汲清等多位大师均出其门下。人家是接受聘任后就全身心为北大工作,26年如一日,直至1946年3月26日逝世。没有这种精神,他能成为一代宗师吗。(当时的北京大学教授会遵照他的遗愿决定将他的骨灰葬于沙滩的地质馆前,****中遭到了严重的人为破坏,现移葬在未名湖畔。)

  《21世纪》:对于“北大清华被扫为二流”这种言论,你怎么看?

  佩雷尔曼在研究所工作了几年就离开了那里,很多人说他是自愿离开的。不过,他的一位中学老师并不相信这个说法。她向记者透露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内情。她说:“任何一个科研机构的研究员、副教授和教授每五年都会重新选一次。这样,佩雷尔曼就必须写一定数量的学术论文。可他没有做到这一点,因为从1994年起,他就开始专心破解复杂的庞加莱猜想。为此,他丢掉了研究员的职位。当全世界都知道了他的伟大发现之后,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有意隐瞒了这个事实。”

  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北大的学生是从10多亿人当中挑选出来的最优秀人才。有一个从海外回来的博士,他来到北大以后,遇到不顺心的事想离开。但他跟我说,之所以舍不得离开北大,主要是因为舍不得这些优秀的学生。学生太优秀,得天下之英才而育之,是人生一大幸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