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家:大学一定要定位准确 注重办学特色

By admin in 大师随笔 on 2020年4月10日

杨福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校监)、宁波诺丁汉大学校长、前复旦大学校长。杨福家夫人彭老师与他相濡以沫35年,又都是复旦同事。在她眼里,他并不是一个健谈之人,总是在别人多次邀请,无可推却时才不得不接受做一个演讲的请求。可每每发声,其尖锐、深刻的观点和思考总是发人深省。

  人民网天津10月21日电“知识经济的发展必须要由世界一流大学引路。对中国而言,一流大学是必需品,而非奢侈品,”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杨福家10月21日在南开大学说,“正如一支交响乐团不能没有小提琴,也少不了大提琴。大学一定要定位准确,注重办学特色,如果所有高校都追求‘大而全’,中国就不会诞生世界一流大学。”  杨福家认为,国内大学只有各具特色,各发其音,高等教育事业才能奏出动人的乐章。哈佛大学、加州理工学院、牛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巴黎高等师范学院等都是世界名校,却并不搞‘大而全’,而是注重发展特色。  在10月21日举行的“南开名人讲座”上,杨福家为300余名师生发表了题为“从中外教育比较看一流大学”的演讲,并回答了现场提问。他从中外高等教育特别是高等院校之间的对比中,分析了中外高校在学校定位、入学标准、入学程序、教师选拔、育人环境、办学体制等方面的十大差异,对中国高校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之路上所面临的重要问题作了精彩的阐述,对中国高校发展中出现的怪现状进行了批判。  杨福家认为,研究生与世界一流大学之间有密切关系:“很多诺贝尔奖得主的成果都是他们的博士毕业论文。如果一所高校有一批世界范围内优秀的研究生,在导师的带领下,对科学有浓厚的兴趣,并为此拼命工作,这所大学就离世界一流不远了。”他主张西方的宽进严出,反对中国“一卷定终身”的入学考试制度。  但他同时反对研究生的大幅扩招:“将研究生人数多寡作为世界一流大学的指标是很荒唐的。普林斯顿大学6500名学生中仅有1400名研究生,这并不妨碍它稳居世界顶尖高校的行列。”他介绍说,英国高校的扩招主要是在高等职业学校。  各类大学排行榜正在不断吸引眼球,杨福家认为:“大学排名有一定意义,但没有太大道理。排名第1和排名第10无甚区别,第1名与第100名之间才有差别。”对于国内正在兴起的“学院”更名“大学”热,杨福家则表示不可理解:“难道叫某某学院就很丢脸,叫大学就提高了档次?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哪个要改称‘大学’?”  杨福家还反对中国高校将专业分得过于细致。他说,在很多世界名校中,本科生是不分专业的,这样,哈佛非科学专业的学生可以听到世界级的自然科学家讲课,而麻省理工学院的工科学生也有机会接受到最严格的人文教育。  他主张中国高校要延揽“大师”,更要有“大爱”,即宽容的学术环境。以普林斯顿大学为例,该校一位教授9年未发一篇论文而能在学校立足,最终证明了费马大定理,“如果在中国,不到两年就下岗了”。他鼓励中国高校向世界一流大学学习,在世界范围内延揽人才,特别是从政府和企业中选拔师资。他说,中国此前选拔师资是“从学校到学校”,过分追求学术型人才,这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杨福家是我国著名核物理学家,195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物理系,1984年被获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1987年至2001年担任中科院上海原子核研究所所长,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和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现为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他又是一位杰出的大学领导者,曾任复旦大学校长(1993-1998),自1996年起担任世界大学校长执行会执行理事,2001年起担任诺丁汉大学第6任校长,是第一位在西方大学里担任要职的中国人。  据悉,杨福家此次访问南开大学的目的之一是商谈诺丁汉大学与南开大学之间合作事宜。(陈杰张国)

杨福家先生的经历使他足以有机会感受到中外高等教育的差异和差距,从而对中国高等教育产生深刻而独到的见解。用他自己的话说,当他从一个单纯的物理学者转型为一个校长时,他必须研究教育。

来源:人民网

  中国大学盖大楼世界第一

要谈高等教育,必须得首先从整个国家的大发展谈起。如果未来5年世界主要发达国家保持其过去10年的平均增长速度,那么我国的经济总量将超过英国、法国和意大利,跻身世界第四。

但在高速发展的背后,我们发现了三大问题:高能耗、低效率、创新缺失。我们这个世界第四制造业大国,赚取的只是劳务加工费,以知识产权为标志的高附加值,高利润均为外商获取,同时还要消耗大量的能源,承担巨大的生态代价。更为严重的是:社会发展长期滞后于经济发展。经济这条腿相对长,社会这条腿相对短。而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性的问题。

所幸,2004年中央提出树立落实“科学发展观”,2005年提出“构建和谐社会”,这是非常及时和重要的。

中国的高等教育与此太相似了。盖大楼的速度也是高校发展史上的“世界第一”。全日制大学招生人数从1998年的108万扩张到2004年的447万,高校在校学生2000万,居世界第一,毛入学率从1978年的1.4%到今天已超过19%,2020年的目标是40%。空前的发展,巨大的成就!按照国际上的惯例,超过15%时,高等教育为大众型,超过50%为普及型。

但是,我们也遇到了一系列问题。

今天的孩子不快活。升学的压力让老师怨声载道、让家长敢怒不敢言,而学生却处于被“迫害”之中,过半数中小学生睡眠严重不足。

高校作弊风屡禁不止,清华、北大也不例外。学生中甚至流传这样的话:简历不作假,典型一大傻。没有文凭不要紧,作假只需百元钱。

《人民日报》及《文汇报》报道,在安徽省,一个人18年收入才能培养一个大学生,再往西走,35年的收入才能培养一个大学生。四川一所农村高中,一个叫郑清明的优秀高三毕业生,因为家庭贫穷拖欠了学校600元学费而不被允许参加高考……

我们这个社会,能允许这种状态持续下去吗?

太阳集团官网,我的八条建议

中央领导已经开始在各种场合呼吁创新,我听过一场45分钟的报告,“创新”这个词被提到了30次。而经济与教育是紧密相联的,如何创新?如何培养创新人才?关键在于教育。

因此我们必须用科学发展观统率当今教育改革,我建议:考招分开,千姿百态;按需办学,丰富多彩;各发其音,动人乐章;建立基金,帮助贫困;勤俭兴校,忧国为民;和谐校园,教书育人;学术自由,学校自主;爱生爱师,金子发光。下面我将详细讲述这八条建议其中一些内容,并结合说明中外教育的一些差异。

考招分开 考试多元

中外教育的首要差异是入学标准。学生怎么进大学?

中国的景象是:800万人同考,千万家长跟随。这一天不得了,武警都出动。这种规模、气氛,国外少见。

国外不是这样。在美国入学,需要具备5个条件,SAT考试,中学成绩满220个学分,平均成绩达到B(其中一半是考试,一半是做项目的成绩),推荐信,面谈。以我们复旦的优秀毕业生沈志勋为例,他现在是斯坦福大学一个实验室主任,美国能源部顾问。当年通过招考去美国时,只有100个名额,他排到近200名,本没有机会,可美国人一面谈,觉得他不错,结果多招了几个,就要了他。人才就是这么出来的。如果单凭考试一刀切,那他就被“切”掉了。

再说SAT考试。两门课总分1600分(今年开始三门课,总分2400分)。国外学生想去普林斯顿、哈佛这些好学校,SAT成绩要求也很高,得在1360~1540或1400~1590分。但SAT一年可以考7次,并且可以选择其中最好的一次成绩上报。7次还考不上,那只能证明你水平有问题,不适合这个学校。对比之下,如果北大录取线600分,复旦录取线550分,一个学生考了595分,那他既去不了北大,也去不了复旦(因为不属于第一志愿报考)。

所以问题不在高考,中国的高考好得很,经过多少年的完善,已经非常严格、严谨。毛病在于一考定终身。所以我建议要考招分开,让考试多元化。只有考试多元化,才能使中学生的生活丰富多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