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大师文怀沙在郑州演讲 称骂河南就是骂亲娘

By admin in 诗词歌赋 on 2020年4月12日

    

“死而复生”的文怀沙对生命的意义有了新领悟

核心提示:文怀沙,一个被人冠以国学大师、中医学家等头衔的人。他在一演讲中说:“有些人做了坏事就往河南人身上推,我心里很难过。河南是中国历史和文化的起源地,不尊重河南,就是不尊重中国。”

    
这位古典文学大家,治学以楚辞为其专长,而对于经史百家、汉魏六朝文学、历代诗词歌赋,甚至佛学、音乐、戏剧、金石书画无所不窥。走近他,就宛若走近学术上的一座高峰;阅读老人的经历,就仿佛在瞻读一本厚重的史书。

“老来犹剩双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这是97岁的文怀沙对自己的总结。

银髯飘拂,面色红润,耳聪目明,行动矫健,思维敏捷,没有半点龙钟老态,在他面前,我们几乎忘了年龄。

文怀沙,一个被人冠以国学大师、红学家、书画家、金石家、中医学家等诸多头衔的人。4月21日,在郑州弘润华夏美术馆学术报告厅,围绕“文化与女人”这一主题,他作了主题演讲。

这位老寿星讲起话来幽默、风趣、声音洪亮,激动之处还夹杂着丰富的肢体语言。爽朗、谦逊之中又略带狂放不羁。

这次河南之行,他是应“走进郑州·第五届海峡两岸书画大展”主办方——河南省政协、中国文联书画艺术研究中心的邀请而来。

满腹经纶,游走四方。说他是一部“活百科书”,一点也不过分。和他交谈,访者总是处于学生位置。他引经据典,侃侃而谈,从文学谈到人生,谈到社会,谈到美好,谈到丑恶。从他的神采之中,我们解读了“博学多才”的真切内涵与一位国学大师的世纪传奇……

骂河南就是骂娘

“新中国楚辞研究第一人”确有屈原之神貌

上午9时30分,文怀沙来到现常当他准备作演讲时,台下掌声四起。老人说:“我还没有讲,你们就拍手,要是我讲得不精彩,你们岂不是白拍了?”

2005年11月18日,文怀沙应邀出席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胡耀邦90诞辰纪念会。胡耀邦在晚年曾有《致文怀沙先生》长诗,其中有云:“骚作开新面,久仰先生名。去岁馈珠玉,始悟神交深。君自九嶷出,有如九嶷云。明知楚水阔,苦寻屈子魂。不谙燕塞险,卓立傲苍冥。闭户惊落叶,心悲秋早零。心悲不是畏天寒,寒极翻作艳阳春。艳阳之下种桃李,桃李芬芳春复春。哲人晓畅沧桑变,一番变化一番新。如今桃李千千万,春蕾一绽更精神。”文怀沙满怀深情地说:“诗是写给我的,字面上写的是我,更深刻的内涵是耀邦同志的自我展示。他高洁的人格无愧是九嶷山上的云,他心中埋着屈原的魂。他才真是‘不谙燕塞险,卓立傲苍冥’的光明磊落人物。”

“我今天充满了激情!”一入正题,文怀沙首先表达了自己的内心感受。

采访时,我们见有一幅文怀沙亲笔题写并精心装裱的楹联:“多得少得何必争利归天下,大事小事原无论心在人民。”
这副对联是由胡耀邦曾经写的一副对联“心在人民原无论大事小事,利归天下何必争多得少得”修改而来。他认为这样一改更能体现胡耀邦的本意,在平仄上也对应得更加整齐。在对联的旁边他注释道:“胡公虚怀若谷,必莞尔于九天之上也。”

“这几年,国内有一种不好的风气。有些人做了坏事就往河南人身上推,我心里很难过。”文怀沙说。

文怀沙言出行随、表里清澈的性格,在学林享有极高的评价。郭沫若以“荷蕖发幽香”的诗句赠予他;周谷城先生曾题赠云:“相与无町畦,相与为婴儿”;沈尹默先生在赠他的《减字木兰花》中称他“争比灵均,文采昭然历劫新”,直接把他比做屈原。而他银须飘拂、目光锐利的形象,确有屈原之神貌,许多人知其学,闻其言,见其人,莫不惊异——他简直就是一个活着的屈原。据说,著名雕塑家蔡汉文在塑造屈原的形象时,苦苦寻求模特儿而不得,直到有一日见到文怀沙,方喜出望外,于是有了雕塑作品《屈原》。当然,人们把文怀沙比做“活屈原”,绝不仅仅是因为他风流倜傥的外表,更主要还是来自于他丰厚的学识和高洁的品格。

“河南是中国历史和文化的起源地,要了解中国,就要先了解河南,不尊重河南,就是不尊重中国。一些人以偏概全,以点概面,这是不对的”。

1953年,世界和平理事会为了纪念中国爱国诗人屈原、波兰天文学家尼古拉斯·哥白尼、法国作家弗朗索瓦·拉伯雷、古巴作家何塞·马蒂4位文化名人,决定在莫斯科举行世界保卫和平大会。为了呼应世界保卫和平大会,文化部决定由郭沫若、游国恩、郑振铎、文怀沙等人组成“屈原研究小组”,并将屈原的作品整理成集,以白话文的形式出版发行。

文怀沙说,中国人骂人被称为“骂娘”,和人对骂时,首先就来一句“你娘的”,而不是“骂爹”,这让人气愤。每个人都是娘生的,再伟大的人也都是娘生的。“吃了母亲的奶,竟然忘了母亲,很讨厌。以后,和人对骂的时候,应该来一句‘你爸爸的’!”

才华横溢的文怀沙只用一个月就编写出了《屈原集》,引起了很大反响,被学界称为“新中国楚辞研究第一人”。随后,《九歌今绎》《九章今绎》《离骚今绎》《招魂今绎》以及《宝学概论》《楚辞今读》如涌泉般源源不绝,奠定了文怀沙在楚辞研究领域的权威地位。古典文学专家瞿蜕园老先生评价云:文怀沙与郭沫若、游国恩三人,在楚辞研究领域三足鼎立,超过了2000年的研究成绩。戎马一生的老将军张爱萍赋诗《聆听文怀沙教授讲〈离骚〉有感》,称赞他“一曲吟催千古泪,文怀八斗叹骚才。韵高自有真情在,恍若云中屈子来。”

“妈妈的核心是什么?就是善良。所以说,河南人尤其是河南女人都很善良。”文怀沙说,骂河南,就是骂自己的亲娘,而骂亲娘的人,就是坏孩子。

作为《屈原集》的作者,文怀沙对屈原的理解与众人又有所不同,而且这个理念贯穿了他的一生。“读《离骚》的时候也就十一二岁,也就是瞎唱,先是背诵,后来琢磨里面的意思,认识到很多东西。《离骚》追求两个字——‘最美’,整个《离骚》是对美好的追求,他把美、芳草美人来表示他的品质。”

有一次文怀沙去上海讲学,上海人用方言问他是哪里人。“在上海方言里,湖南和河南,是一个音,于是,我就用上海方言回答他们的问题。”文怀沙说,结果,有很多上海人,一直以为他是河南人。

作为楚辞大家,文怀沙说他最喜欢《离骚》中“美人、芳草”这两个词,并且最喜欢年轻美女。他说,女人最珍贵的品质是善良,是母性的情怀。他坦言热爱母亲胜过父亲。“窈窕淑女,是既美丽又善良的女人——只有善良才是女人美的核心。君子好逑者,以此!我爱女人,可是我不爱撒泼的女人。”言毕,老人用方言拖着长声模仿泼妇:“我——的——天——呀”。让我们忍俊不禁。

“如果河南人容纳我的话,我愿意做一名河南人!”文怀沙毫不掩饰自己对河南的爱。

两次“死”里逃生

我就是不要脸的老头儿

文怀沙自嘲“没有屈原的魂,总该有一点屈原的皮毛”。他仰慕屈原的风范,一生以屈原为榜样,研究屈原,更学习屈原的精神。

“我生在20世纪,现在是21世纪,下面就是22世纪。在座的各位,估计谁也活不到22世纪。所以,我们都是同代人,要平等相待。”

抗日战争期间,文怀沙反对独裁政治,抨击恶浊、腐朽的反动官僚统治,文章触及时忌,在皖南被关进监狱。出狱后他思想愈发激进,无论出入酒肆茶馆,总是当众放言无忌。在南社就很欣赏文怀沙才华的柳亚子知道后非常担忧,写诗赠文怀沙相劝:“抱石怀沙事可伤,千秋余意尚旁皇;希文忧乐关天下,莫但哀时作国殇。”
诗中“希文”即宋代名臣范仲淹的字,柳亚子希望文怀沙不仅要抛弃一切属于个人的忧与乐,而且要沉着冷静,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如何平等相待呢?

十年浩劫中,文怀沙因“莫须有”的罪名被关在山西临汾监狱,过着“三年饮粥忍饥肠”、“窝头再造臭皮囊”的日子,却仍然写下了“有肝有胆公何畏,无诗无酒我亦狂”的诗句,更没有抹掉“荆山怀抱生烟玉,三闾行吟绕泽兰。高翥云霓为我御,手提落日照长安”的豪迈。有一天,江青一时心血来潮,想起了文怀沙,授意李某对文怀沙明确表示:只要写了悔改书,不仅个人可以获得自由,连插队的孩子也能回到北京,并能安排个好工作。李某为了完成任务,特地请文怀沙年过九旬的母亲一道来劝降。

“你不要倚小卖小,我还不到50公岁(他认为年过七十,就应该用公岁计算),也不能倚老卖老。”文怀沙说,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但是,有些老人就很不像话,见到年轻人就说“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这就是典型的倚老卖老,用河南话说,就是老不要脸。

这位老太太与儿子单独见面时,问儿子:“你究竟愿不愿意写悔改书?”“按照我的心愿,我是不愿写的……”

“你可以把我当成老头儿,如果你在我身上发现了骄傲,我就是不要脸的老头。”文怀沙说,拥有谦虚、平易近人这两个特点的人,虽不能称其为“伟大”,但最起码有“伟大”的基因。

“好,你是我的儿子!”没等文怀沙说完,老太太就把腿一拍,说:“我们在外面,吃什么苦都认了。你在这里,他们想枪毙你,你也跑不了,你就老老实实地在这儿待着,装病。”

由此,文怀沙说,张海就是河南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人,因为张海谦虚。这两年,文怀沙在杭州建立了中国名媛馆,他写了前言。后来,张海就亲自书写了文怀沙的前言。

随后,文怀沙怀着激动的心情,写出了一首七绝诗以明志——“供奉李公衔女士命招抚,诗以报之:沙翁敬谢李龟年,无尾乞摇女主前;九死甘心了江壑,不随鸡犬上青天。”

“我们没有直接交往过,身为中国书协主席,他能书写我这个老头的文章,让我感到很意外。”文怀沙直言不讳,他对张海情有独钟。

这首七绝,不仅表明了九死不悔的气节,而且巧妙地运用了藏锋格,痛骂了江青。诗中每句的第六个字,连起来读就是“龟主江青”四字。这当然不是什么文字游戏,而是在那种令人窒息的高压下敢于抗争的铮铮傲骨。“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文怀沙在用屈原精神捍卫自己的崇高信念。

中原文化是母亲文化

藏锋手法被姚文元看出,临汾监狱很快接到中央红头行文,加判“现行反革命分子”文怀沙死刑,缓期执行。60多岁的文怀沙戴着手铐,拖着20多斤的脚镣,被打入死牢。幸亏“四人帮”垮台,文怀沙死里脱生,不然就成了“屈原第二”。

“黄河是母亲河,中原文化就是母亲文化。”文怀沙说,夏商周时期,河南是中国的中心,而商文化是根,因为那时候创制了甲骨文,所以,商文化是中国文化的母亲。

在近百年的人生中,遇到过多少坎坷、挫折,又有过多少甜酸苦辣?谈到这些,文怀沙笑言:“痛苦未必不是上天赐予的一种特殊的财富。感受痛苦,面对痛苦并不难,难的是在接受痛苦的同时,学会欣赏痛苦。做到这一点需要大彻大悟。祸福相倚,能够欣赏痛苦,在人生的道路上就可以面对一切,而且是坦然地面对。”

去年,韩国人声称孔子是韩国人,和我们争抢老祖宗。“当时,有人找到我,让我出来说句话。我说什么啊,现在的韩国人,有很多古风,他们也讲孝道、诚信。”

《红楼梦研究》与《红楼梦新证》的催生者

文怀沙说,他没有出面去澄清,因为我们虽然拥有辉煌的过去,但决不能沉浸在历史的光环里。

一般人大都知道文怀沙是楚辞研究专家,但知他还是催生两大最著名的红学研究著作的人恐怕就为数寥寥了。对此文怀沙说:“一提到‘红学’,我就来气。就因为我偶然涉足红学,结果害了两个人。”文怀沙所谓“害”过的两个人,一位是已于1990年仙逝的俞平伯,另一位是仍然健在已达耄耋遐龄的周汝昌。

此时,他又拿孔子和出生在河南的老子作对比。

1923年4月,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了俞平伯所著《红楼梦辨》,仅印500册,此后近30年未再版过。1950年,当时正在文化部工作的文怀沙,还兼做上海棠棣出版社的编辑,在纷纷整理出版古典文学名著的热潮中,他为棠棣出版社主编了一套《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丛刊》,尝试用新的观点来研究中国的古典文学。谈到中国古典文学名著当然少不了《红楼梦》,谈到对《红楼梦》的研究,他很自然地想到了好朋友俞平伯。于是文怀沙找到俞平伯,建议他把有关《红楼梦》研究的新成果汇集出版,列入丛刊。俞平伯说,实在太忙,抽不出时间来修改旧作。新作成文者尚不足2万字,难以成书。于是,文怀沙就给他出主意,让他把《红楼梦辨》重新修改一遍,再加上近年来新发表的有关《红楼梦》的论文,即可辑成一书出版。

孔子曾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对此,文怀沙说,孔子对妇女有歧视。说女人不好养,那是因为女人在社会上没有地位。女人与生俱来的优点,就是母爱,如果说她们有缺点,也是封建社会强加给她们的。

1952年9月,上海棠棣出版社推出了《〈红楼梦〉研究》一书,此书在保留俞平伯1923年版《红楼梦辨》主要内容的基础上,又增加了6篇新作。《〈红楼梦〉研究》出版之后,风行天下,短短1年多时间就印了6版,总印数达25000册,创建国初期学术著作发行量之最。然而好景不长,1954年,李希凡、蓝翎合作写了《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他》一文,刊登在当年9月山东大学出版的《文史哲》杂志上,在全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批判俞平伯及其《〈红楼梦〉研究》的由学术而政治的运动,历时一年许。“红”极一时的俞平伯一下子跌入了全国批判的深渊。

“而出生在河南的老子就不同,你看看他的文章,他对女人就没有歧视。”文怀沙说。

文怀沙所“害”的第二个人是周汝昌。为周汝昌带来巨大荣誉(当然之后也曾受到过“大批判”)的《红楼梦新证》也是由文怀沙催生的。文怀沙曾为之改书名、请著名书法家沈尹默题签封面、大红学家蒋兆和夫人萧重华绘制图像,“周汝昌当年五六十万字的书,最初由我修改,并为他写序。当年,我们抵足而眠,可不是搞‘同性恋’哩!”

谈及美女,文怀沙说,美女分美人和佳人两种。美人爱的是英雄,先决条件是身体强壮,而佳人侧重的是男人的头脑。“我老了,喜欢我的都是佳人。你们要好好锻炼身体,就像刘翔一样,美人就会喜欢你们1文怀沙的一席话,逗得听众哈哈大笑。

由于《红楼梦新证》是在1954年批判俞平伯《〈红楼梦〉研究》之前出版的,所以在运动中也受到了牵扯,有不少人视周汝昌之作为胡适、俞平伯的唯心主义实证主义的红学研究提供了更加完整的反面样板。

中国有很多臭男人

太阳集团娱乐,人们习惯称文老为“楚辞专家”,其实这个说法不完全。他懂中医中药,早年曾在北京中医学院任教授;他潜心研究《红楼梦》几十年,“红学”也是他一专;他不是书法家,但他的字体独树一帜,古拙苍劲,方正端直,点横竖弯,质朴中透出一点隽秀之气,其墨宝竟拍出了当今文人书法最高价:一万元一字。我们很难用一个词来准确地描述他在学界的身份,他戏称自己是个“杂货店”。

众所周知,文怀沙喜欢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当天的演讲,他就为历史上的四大美女作了一番辩解。

活着的国学大师听到“盖棺”之后的赞誉

“中国四大美女,我最欣赏西施。越王勾践为了消灭吴国,就把西施献给了吴王夫差。西施跟吴王睡了10年觉,后来,吴国灭西施回,真可谓忍辱负重。她的忍辱负重强过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昭君也是苦命女,当朝的皇上打不过人家,就让昭君去陪外国人睡觉,就这点本事。还有唐明皇,跟杨玉环信誓旦旦,要‘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结果,国家动乱,他带着杨玉环出逃,半路上,就让杨玉环去死了”。

沙是细微的,先生却名怀沙,而佛家有云: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我是一粒小小的沙子。你可别小看这一粒小小的沙子,沙滩就是离不开小沙。沙滩离开了沙子,就不复有沙滩;而沙子组成的沙滩足以怀抱海洋啊!”这是文怀沙对自己名字的解释。

文怀沙气愤地说:“在重大的历史关头,女人们承担了过多的牺牲,宜为略知羞耻的大男人们所汗颜。最可悲的是那些以唐突美人乃至践踏美人为骄傲的臭男人。他们到底是什么在作怪,到底想干什么,恐怕连他们自己也弄不清楚。这当然不是个人的‘光荣’,而是社会的耻辱。”

这位古典文学大家,治学以楚辞为其专长,而对于经史百家、汉魏六朝文学、历代诗词歌赋,甚至佛学、音乐、戏剧、金石书画无所不窥。走近他,就宛若走近学术上的一座高峰;阅读老人的经历,就仿佛在瞻读一本厚重的史书。

文化人既有奴隶又有奴才

1910年1月15日,文怀沙出生在北京西城外鬼门关胡同的一户平民家庭。忆旧居,文怀沙这样描述,“(那里)很阴暗,一下雨,脚踩下去拔不出来,又脏,苍蝇多。我小时候记得,蚊子要熏,熏了以后把门关严。家里用不起闹钟这些东西,早上想早起怎么办?把窗户打开,因为天一亮苍蝇都进来了,把你叮醒了,不是闻鸡起舞,是闻蝇起舞。”有谁想得到,如此破落之地,竟出了一位独步天下的“活屈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