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继民教师:从“西电”到“XIDIAN”

By admin in 大师随笔 on 2020年4月27日

从“西电”到“XIDIAN”——梁继民教授谈大学文化和特色西电建设

创新是建设特色大学的关键——郭立新教授谈大学文化建设

记者 张莹莹

记者 高巍巍

记者:对师生普遍谈论的西电欠缺文化氛围的问题,您怎么看?解决这一问题,你有哪些建议?


者:我们学校提出了建设“特色鲜明,研究型、开放式,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高水平大学的奋斗目标,您理解的“大学特色”是什么?西电的特色体现在哪些方面?

梁继民:对一所大学来讲,文化建设是个不容忽视的大问题。大学本应该是文化集散地,“有知识没文化”是一种怪现象。我们的学生掌握着一定的专业知识,但缺乏广义的“文化”修养,甚至于对“文化”的态度是淡漠的。如何改变这一现状?我想,大学文化建设,教授责无旁贷。教授是学校建设发展的骨干力量,其中也包括文化建设,应该肩负起自己的责任。

郭立新:我个人理解,“大学特色”,就是一所大学有别于其他高校的,属于自己的一种风格。这种风格体现在学科、教学、科研、管理等诸多方面,其中,人才培养应该是第一位的。大学就像一个工厂,只不过我们的对象是学生,培养人跟制造产品是完全不同的路子。生产制造有具体的程式,而人是有感情的,所以从办学的角度出发,大学既要讲程式,即有特色;还要讲熏陶感染,即有文化。

对全社会而言,在大众的心目中,科学家一向是“老实人做老实事”的楷模。西电培养的毕业生吃苦耐劳、踏实肯干,这一点很受用人单位的欢迎,这说明社会认可并需要具有这类素养的工程技术人员。然而,对于一个技术人才,要做到优秀甚至杰出的程度,仅有这一点是远远不够的。山东师范大学的王宝山教授在科学网上发表了一篇博文,题目就是“做一个‘不老实’的科学家”,文章认为,科学家不能只做茶壶,把饺子烂在肚子里,而应该积极占领文化阵地,发挥科学家在文化领域的作用。这种观点非常值得我们的教授借鉴、记取和践行。

总的来讲,西电的特色非常明确:国防特色、IT特色及鲜明的专业特色。回首学校的整个办学历程,七十多年来,从西军电到西电,煌煌校史,无时不在体现着这些特色。“西军电”,这个响亮的名字,是数代西电人的骄傲,这个牌子我们不能丢。

文化不应是刻意营造的。我理解的文化,应当是一个组织内、一个群体里的成员有意无意的共同行为逐渐形成的。对于大学来讲,文化建设不单单是办几次名人讲座就能搞好的。就学术文化氛围来说,这些年,我们学校的国际交流、海外学者来访学做得很好,国际上不同的思路与方法起码对我的研究很有启发和帮助,相信对其他的老师和同学也是一样,长期坚持下来对学校的发展非常有益。在此基础上,我认为,大学里应该经常看到大师的身影,不同领域学术研究的交流才是一流的研究型大学真正需要的。

从专业特点上讲,西电的各专业研究就像是针对一个大的雷达系统,从信号发射、电波传播到信号的接收,再到后续的信号处理,其中涉及了通信、电子信息工程、计算机、机械设计、天线等多个领域,各专业研究相辅相成,联系紧密。现在,好多老师、学生在抱怨:我们的学科面过窄,跟兄弟院校没得比,排名上不去,等等。当然这是一个方面,但是,我们不能老是盯着排名,不要一味的去攀比,更不能妄自菲薄。特色,不一定非要大而全,我们得有自己的东西。像麻省理工学院,每年招生数量很有限,学科面也不宽,但谁能说它不是世界名校呢。

记者:您从本科到博士一直在西电就读,如今又在西电工作,您认为西电的特色是什么?

还有大家公认的一点,我们的毕业生实干、肯吃苦、能吃苦。记得以前有句顺口溜讲得好:“要学习到西电”,这就是口碑,是对西电人的一种认可。认真、踏实、不张扬,这就是每个西电人身上不可磨灭的“西军电”烙印。

梁继民:西电的特色是什么?对于我们长期在西电的老师和同学来讲,这反而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只有当我们走出去,才会进一步看清楚自己,特别是能明显感觉到作为西电人的与众不同之处。


者:就目前学校的发展来讲,您认为学校亟待解决的问题有哪些?怎么来解决这些问题?

为什么今天我们还一直在强调“西军电”?现在学校在职的教师、机关管理人员基本上都没有经历过部队院校时期,但是“西军电”骨子里的东西就像留在血液里的基因,一代代传承下来。随着时间的延续,这种基因也许会变化,也许会减少,但是注定影响是深远的。

郭立新:我们的特色,要坚持;我们的优势,要保持。但是,西电人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高新波老师在前面的访谈中谈到,西电的特色集中体现在“西”“军”“电”三个字上,也就是西北、国防、电子,是对西电历史与现实的高度总结,我很赞同。一所学校的校名,包括它在不同时期的演变,很能说明其特色。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简称“西电”,在国内就算是不了解西电的人也会顾名思义,看字面意思就能大体知道我们的办学特色。如果拿到国际上,比如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注明“Xidian”,我们的学生到海外求学简历上注明“Xidian”,外国的专家学者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概念。足以见得,我们的国际知名度还很不够。我们学校的英文名翻译为“Xidian
University”,而没有像成电那样翻译成University of Electronic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比较而言,我更喜欢我们西电的这种翻法。我觉得,“Xidian”就是一个名字,我们希望它将来像斯坦福(Stanford
University)一样,成为一个广泛传播的名词。这个简单的名字也包含着“特色鲜明、国内一流、国际知名”高水平大学的建设目标和所有西电人对未来走向世界的期许。

第一,我们的学科需要进一步整合、凝练。我们的大项目、大成果太少,科研团队较散,总感觉是在单兵作战。各个学院、课题组之间缺乏密切的沟通,各种资源不能很好的整合利用。

“特色”,往往是对过去历史的凝练,是集体共同努力的结果。很多人一路攀登,一路奋斗,别人远处望来,看到了一些山峰,我想这就是我们已经形成的特色。今天的西电不乏小的山峰,颇具影响的小团队,他们都在各自发展。西电建校时期,从国家军事实际需要出发,从而形成了自己最初的特色。从“西电”到“Xidian”,需要我们要探索自己全新的道路了。

这是机制的问题,也有利益排他性的原因,牵扯到责权利等多个方面,不是一时就能解决的。但是,我们决不能坐以待毙,得寻找可为之处。学校急需把现有的资源用一个合理的管理模式整合起来,使西电的科研力量整合成一个整体。这不仅有利于科研资源的优化利用,对于学校的发展和提升也是有好处的。

记者:从“西电”到“Xidian”,您认为我们还有哪些差距,需要做哪些努力?

第二,梯队建设。梯队,是学校科学、永续发展的根本保证。梅贻琦讲: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这句话说的正是人才储备、梯队建设的问题。就拿电磁场和电波传播方向来讲,以前有梁昌洪老校长、王一平、葛德彪、肖景明、吴振森等一大批大师级的人物。也正是这一个个学界响当当的名字,激励和推动着学校电波传播方向的发展。但是,当这些老前辈们一个个退下来或即将退下来时候,我们感觉到,断层了!中青年队伍跟不上,后继乏人,这对一个优势学科来说是可怕的。

梁继民:从“西电”到“Xidian”,也就是从“国内一流”到“国际知名”,将是一个本质的飞跃。

所以,我们必须加强梯队建设,在引进海内外高层次人才的同时,注重本校自身教师的培养,尤其是博士毕业不久的青年教师的培养。青年教师是新鲜血液,是学校发展的希望。我们要把青年人带进来,纳入团队,使他们在科研团队的整体带动和熏陶下快速成长。我们还应该关心、爱护青年教师,给他们一定的成长空间,不能让他们在繁忙的教学任务中迷失了科研方向。

太阳集团官网,一流大学要有一流的科研。今天的科研原则上已经没有“国内一流”,只有“国际一流”。一根网线就是世界,电子信息在全世界范围内共享。除了个别封闭的技术,我们对国际最新水平一清二楚。

当然,青年教师自身,也要耐得住寂寞,眼光要长远,要奋斗,不要被眼前的东西所诱惑,朝三暮四终究不是长久的事情。研究方向明确之后,要坚持,矢志不渝,稳定的方向是成功的关键。

我们明显地感受到,这些年来学校确实有很大的发展,特别是2000年以后,学校的科研方式、水平以及成果都有了很大的突破。我们现在缺的,是真正能拿出手的、众人皆知的标志性成果。提起西电,人们能数得清的,在学校的简介、对外宣传中列举的,像第一台气象雷达、第一套流星余迹通讯系统、第一台可编程雷达信号处理机、第一台毫米波通讯机等等,都是很多年前的成果,做出这些贡献的老师在10前,甚至更早前就退休了。我们学校应军事应用的需要而生,这种特色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强调军工特色没错,优势自然要坚持,但不能故步自封,我觉得一定要在原有的基础上不断有所突破和发展,学科上要逐步拓宽。

第三,在保持优势学科的同时,我们还应该注重交叉学科的建设。学科发展到一定阶段,往往就会陷入瓶颈期,要想突破,就得注重交叉。现在,不同学科间的交叉、渗透、融合的趋势日益明显,量子通信和加密、空间天气、生物物理学等交叉学科发展异常迅速。我们要乘势扩大和完善我们的学科设置。

科学研究创国际一流,要面向应用,面向技术,更要面向科学。我们强调科研工作要紧扣国家战略的需求,要满足国民生活的现实需要,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就对科学的推动而言,往往是基础研究的作用更大,而不是应用研究。以2009年诺贝尔化学奖为例,三位科学家因为“核糖体的结构和功能”的研究而获此殊荣。媒体称,其研究成果现实意义重大,被广泛用于新抗生素的研制,以减少患者的病痛和拯救生命,甚至称该研究成果将会改写癌症、心脏病的治疗史。然而,获奖者们却回忆说,他们开展研究时并没有想到成果要用于肿瘤治疗等等,只是对于染色体在复制过程中,如何使其保持完整无误这一科学问题感兴趣,随着研究的深入才进而破解了核糖体结构之迷。科学史上,像这样的例子很多。所以要想在科研上有大的发展,我们既要重视应用研究,也要重视基础研究。

记 者:您如何理解“大学文化”,您理想中的“大学文化”应该有哪些内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